失业的程序员(二十三):跨入电商

来源:失业的程序员                                                                     作者:沈逸


小前戏:

1、本章是“失业的程序员”文章系列第二季:电商篇的引子。(PS:第一季是:软件篇,目前大家杵在第一季哦,第二季会在十月份放送)

2、昨天有个朋友问我:没有足够的钱怎么创业? 我说没有钱有没有钱的创法,有钱有有钱的创法。创业不一定要很有钱,但是守业一定要有钱。

3、叔在上海注册了个新站,是cn的域名,备案刚过,用公司备案还是很快的。一个月后大家可以看到叔的囧途新站了。各种给力的内容会无耻放荡的奉献给大家。敬请期待,至于新站的主题我们还在最终讨论中,小Z依然无节操的承担新站的管理员

4、“程序员在囧途”的程序员真身采访计划还在进行中,欢迎主动接受我们的采访或直接把自己的真实囧途经历素材发邮件到我的邮箱shenyisyn#gmail.com(替换@你懂的)。 采访内容会在本站发布或者收录在我的第一本“我们在囧途”的图书中。参与者均有意外的惊喜。

5、请关注新文:程序员融入团队那些事儿

6、由于实在不能剧透,建议各位好朋友们暂时不要询问后面的剧情哦。尤其是小Z跟我讲,如果我剧透他就杀了我。怕~~~


正文部分:


电商是什么?


较早的解释是:让消费者能在网站上购物,实现一键式消费。不过后来大家看看这句话也不全面,因为电商不一定要通过网站,于是后来这句话被改成“通过网络让消费者购物”;再后来这句话又不完全对了,因为产生电商行为不一定要通过实物购买,服务性消费也是一种电商,于是又变成了“通过网络让消费者产生消费行为”;国内某些砖家在编写“精通电商XX天”或类似“了解电商本质”这种高校教材时觉得这句话一点理论含量都没有,于是最终出炉的是“通过信息化手段让用户产生电商行为”,这就是为什么原本一个很简单的事情被解释成这么复杂的原因。

赵指导员对电商的神解释让我咋舌,她说“电商就是,让用户在用电的情况下自愿花钱,并且大部分用户不知道每买一个商品都要附加电费,所以真正的商品价格==商品单价+搜索商品直至下单产生的电费+下单至收到商品之间的商品折旧费”。


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

驻扎上海后,文哥给我提供了两名电商相关助手外加赵指导员,工资由他这边的公司付出,我只需支付奖金和社保。

文哥与我的分工是:我负责平台整体运作和技术,他负责渠道和资源以及面向外界的挡子弹事宜。

我表示文哥真的是体贴入微的好老板。


(一)浅谈电商


文哥的拳头产品是米面粮油,虽然我对这个行业还不是很熟悉,但是我决定疯狗般的进行学习再学习。

欧阳奋斗的名字也体现了他的做事风格,每天除了带领仅仅一位技术员工进行新功能开发和优化外也在拼命补习业务知识。

我欣慰的觉得没有看错“替身”。

话说电商的盈利风格和软件完全不同。软件只需按照特定的客户完成指定的需求,倘若要新增需求和修改超出合同以外的功能,那么我们可以猥琐笑着说“加钱”,这点我想猪刚烈一定有365种办法让客户要么增加经费要么乖乖的使用老功能;而电商面对的是广大劳动人民,而且是中低层的劳动人民是这种食品类电商的用户主体,于是这些数以万计的上帝们并不会主动告诉你有哪些需求要实现,你只能通过数据进行分析、通过用户的投诉进行改良、通过自己的意淫试探用户的口味,若稍有不慎立马会有犀利的网民写上一篇“关于XX网站购物的心得体会”,于是你就只能躲在被窝里哭泣了。当然竞争对手也会这么干,譬如假装某资深用户弄出一个枪手文把你骂的体无完肤。


不过通常这种情况我们也会有针对性的进行预防和反击。这不,在我极力要求下,文哥终于把赵指导员委派为网站的专职编辑,专门负责互联网话题炒作和营销型推广,其个人的薪水依然是文哥公司负责。

我认为能碰上文哥这样慷慨的老板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每到周一,我会召集网站相关所有人进行例会,会议的主题除了回顾上周就是计划本周并且展望下周,我要求大家预见性要放到三周,看少了整个过程就会手忙脚乱,看多了那简直就是胡扯,尤其刚刚起步的电商产品如果说能一下子看到几年的那这句话一定是某炒作文的某一个段落。


文哥很兴奋,他年过半百也是第一次接触电商这个高科技产品。他除了每天要应付实物销售相关决策外,下午四点必定会到我们新的办公地址参与工作讨论。一开始我很欢迎,不过时间一长就明显感到多余。

我们的办公场所我特意找了一个和我原来差不多大小,且户型也有点类似的办公楼,并且简单装修成原来差不多的样子尤其是我的独立小办公间,有且只能坐两个和我差不多体型的人。

我自认为是一个喜新不厌旧的人。

“这个页面看起来还不够炫”,一日文哥在欧阳奋斗背后指着一款商品的详细页说到。


我刚走向办公间门口,听到这句话立马缩了进去。

“文总,商品详细页相对来说能让用户快速方便的了解全貌,并能引导用户产生购买行为即可,并不需要太炫”欧阳奋斗的貌似专业回复是我昨天给他做相关培训的结果。


我昨晚告诉他:作为技术负责人的欧阳奋斗除了要应付技术更重要的是要懂得如何周旋在我和文哥之间,如果周旋的不好他会受伤也会导致文哥受伤于是我受伤的更重,所以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欧阳奋斗很努力的点点头,虽然我知道他肯定不会立马全部理解。


文哥听了欧阳奋斗的解释后貌似有点不满意,他让欧阳奋斗点开一个他常看的视频网站,果然绚丽多彩、缤纷夺目、引人入胜,琳琅满目的广告位让你觉得仿佛进入了极乐世界。

“照这个改”文哥对他的决策很满意。


欧阳奋斗长大了嘴,他的目光努力斜向我的办公室,发现大门虚掩。

我知道此时我不能出去,否则我必须当着他们俩的面做出“错误的正确选择”。


“是不是要等沈总来看一下再说呢?”欧阳奋斗弱弱的询问。

“让你改就改吧,他来了也会觉得这种风格比现在的好”文哥很坚定的认为我和他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尤其是品位上。

“….” 欧阳奋斗不动。

文哥手机响,离开。

我赶紧出门。


“老大,文总让我把页面改成这样”欧阳奋斗指着一个以各种美图拼凑出来的页面告诉我。

这个页面上各种款式的肌肉猛男吓了我一跳。

沉思了三十秒。

“照着他改,原页面保留”我给出了最终结论.

这回连坐在旁边的赵指导员也张开了嘴巴。

欧阳奋斗无奈的摇摇头。

我知道我这个结论很有可能让像欧阳奋斗这样的技术男子有50%的几率产生立马辞职走人的想法。

我怀念卞工,因为他的忍耐能力真的很强。


(二)金主


晚上,文哥请吃饭,指定我、欧阳奋斗和赵指导员赴会。

一路上赵指导员一直在实施浮夸风,不是夸欧阳奋斗帅就是夸我能力强。

好几次我差点想在路边停下来吐一会儿。不过欧阳很受用,走着走差点双脚离地。

进入饭店门口后赵指导员明显和文哥缩短了身体的距离。

我笑了笑,欧阳问我笑什么,我说我想起了刘纯洁。

。。。


饭桌的场面很大,我第一次看到文哥公司的两位股东和几位被赵指导员称为“金主”的人物。

什么叫金主?其实很好理解,简而言之就是有钱的主子,旧社会叫地主。当今社会的金主有两种人:一种有很多地,另一种一点儿地都没有。


“听说你们在帮老文网上卖商品?”一个很精瘦且左脸还覆盖有一块老年斑的金主问我。

赵指导员小声告诉我,这位是李董,是文哥的投资人之一。

后来我才知道这位李董就属于一点儿地都没有。他是搞股票和风险投资的。

我终于彻底了解文哥当时为什么反过来入股我的公司。

我诚惶诚恐的上前握手,不过这位李董只是轻微的抬起手和我碰了碰。

“老李,这位是小沈,他开了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做的不错啊,我们的货物很多都可以在他们平台上销售。电商是未来的趋势”文哥见状立马解围,并和李董互称“老”,这让我很难判断出这两个货到底孰大孰小。


李董貌似有点明白的向文哥点点头,我很明白的也向文哥点点头。

欧阳奋斗把头埋在了桌子底下,惊讶的看着我。

我用手机发短信告诉他稍安勿躁,见机行事。如果有人问话要保证每句话出来都要起到讲了等于没讲的效果。

欧阳用手想圈一个“OK”,不过他用错了中指。


“价格上网上和网下有什么不同吗?”李董问了一个他最关心的问题。

“价格上肯定网上的要便宜些”文哥代替我回答。

“那我们网下销售还有谁来买?你们之间的利润分成谈好了吗”这位李董很明显是土金主,他以为把他的商品放到网上卖就是亏本生意。既然亏本干啥要放到网上卖,人家在线下做的有声有色的嘛。


“这个我们还没最终定,到时候可要请李董把把关啊。”文哥此时端起了酒杯岔开了话题。

经验告诉我,这顿饭属于变相的务虚会议,文哥希望这些股东和投资人知晓这件事,并且是一知半解的知晓,从而能从旁获得一些支持外并不会被分拆掉额外的利润。


文哥和猪刚烈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我认为他们俩在不同领域各有千秋,一个擅长项目的全局把控,一个擅长资本运作和掌舵投资人。我一直以为我这个稚嫩后辈永远只能跟在他们屁股后面学三学四,事实上后来我才发现每个人都有一种特长和潜在的能力,而我固有的这种能力好比九阴真经和九阳神功最终都败在了低调的太极拳手上。

我给已经开始打瞌睡的欧阳发短信:“学学人家的处事风格和技巧”。

欧阳立马端正了坐姿。

一阵猛烈的觥筹交错后。


被称为各种“董”的金主们果然不再纠缠价格和利润分成问题,而是转向了金钱和男性、金钱和女性、男性和女性甚至是男性和男性之间的话题。


我和欧阳无比尴尬,我瞅了瞅赵指导员。这厮竟然非常融入他们的话题并还能举一反三。

这场晚饭除了文哥敬了我们一次酒几乎没人再敬我们酒,我放在包里的“猛男牌”解酒药根本没有出场的机会。

饭毕,文哥喝多了,我和赵指导员驾着文哥走出了饭店。

“你开车吧”赵指导员把文哥放到了后排。

我表示我不会开车,就算会那也是酒后。

强烈的鄙视目光射向了我。

“我开吧”文哥挥挥手。

三个人脸色顿时惨白。

。。。。。。


(三) 策略


文哥的商品渠道确实给力,不断扩充的产品让我们的首页从一屏扩展到了两屏,种类也逐渐繁多起来。我查了一下同类行业的商品,基本上文哥的粮油类食品能比市场均价还能略低1-2个百分点。

文哥说这次他豁出去了,他认定电商才是未来衣食住行的主要载体。

文哥的话不光是给他自己打气,更侧面的给我也打了满饱。


我由此制定了推广初期的几个策略:

1、通过软文和外站新闻形成SEO关键字排名,我把我们的产品名称初步设计为”小鸡啄米”。由赵指导员带领两位编辑完成此项工作

2、欧阳奋斗负责开发各种应用支撑系统。譬如每到各种节日不管是洋还是国产均进行特价活动,同时进行规模化的用户互动,产生一定有效数据后线下进行对应的宣传。欧阳奋斗的另外一个任务是全面保障网站技术平台的稳定性和安全性。

3、安排文哥通过人脉资源找了当地一个食品安全砖家成为驻站代言人,由其很自然的在公众场合时不时的带上网站名称,连口号我都想好了,譬如“吃了XXX,腿脚好了,也不起夜了”等等。回报是每月定期供应限量版有机大米供其全家人米足饭饱。

4、组织当地几个居民小区的退休老人进行中老年自行车巡回踏青活动。说白了就是穿上由我们定制的主题T恤在指定区域无节操的不厌其烦的骑自行车来回,并提供一顿午餐,并按照我们的要求在人流量大、视觉点好的小餐馆用餐,并规定用餐时间不得少于半小时不能超过一小时。

5、广告投入。在当地人才网站发布僵尸招聘信息,其实这条我曾经一直很鄙视的做法没想现在不得不用上。在当地某几个门户网站上无节操的挂上醒目广告,广告费用的砍价由文哥动用当地人脉资源搞定;最后是百度推广,精心定制几个关键字,让大家在搜索鸡、鸡蛋、鸭蛋、手榴弹或者米、小米、大米、有机等关键字均能快速看到我们的网站链接。

6、针对不同的产品进行用户群分类,文哥早期的产品过于单一,而且在理念和包装上不符合电商发展的要求。于是在我的提议下开发出了多样化的中高端产品理念和包装,如小鸡啄米主要面对青少年、母鸡啄米主要面对孕妇、公鸡啄米主要面对中老年男子,当然后面还会出现诸如老鹰抓小鸡这样的创意性产品。


这些推广策略得到文哥极大的认可,在我天花乱坠的讲解下文哥终于握着我的手表示没看错人没信错学姐。

我很稳重的告诉文哥这只是小case。

接下来我向文哥建议把上次的商品页面展现形式改为某一个新的模板,其实这个模板是我和欧阳奋斗把原来的设计版面稍微调整了布局位置的产物,至少看起来和原来的版本确实有所不同。

文哥挥挥手:“以后网站上任何细节都由你们说了算,我没意见”。

这一天,欧阳奋斗告诉我他学到了很多,并请教我这些东西上哪可以系统的学到?

我告诉他,这些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而然就会了,时间才是你最好的老师。

欧阳告诉我他这辈子打算抱着闹钟睡觉了。

我崩溃。


(四) 小有成效


两个月痛苦的煎熬后,前期策略起到了初步的功效,网站的注册用户超过了千人,不光有了原始订单,并且以日1%的速度在健康增长着。

最关键的是前期运作没有花多少钱。


我表示文哥的砖家资源起到了很大作用,虽然这厮老是把我们亲情奉送的中档优质有机大米退还回来换成顶级有机大米。

两个月总体盈利来看绝对是负数,但至少已经成功迈出了第一步。

文哥开心的笑了,他告诉我李董打算投资100万到公司里。


“真的?”我的眼睛都绿了

“别高兴的太早,第一期只有20万”文哥立马给我泼一下冷水,防止我太兴奋而心动过速。

话说创业者的成就感从哪来?我觉得这就是其中一种成就感类型,这种感觉是用金钱无法衡量的。虽然这几个月我和文哥赚的钱还不如猪刚烈那一个软件项目赚得多。


说起猪刚烈,我突然想起刘纯洁几天前告诉我猪刚烈接了我们那政府一个挺不错的项目,这个项目涉及到了很多个市委办局之间的协调,目前猪刚烈以公司开发商的身份成为了市政府专门成立的一个项目办公室成员。


另外,猪刚烈一个月前已经在我公司全职上班了。

我当时告诉刘纯洁:猪刚烈是我们公司的骄傲。

刘纯洁冷笑了一声。

我奇怪的询问怎么了?

刘纯洁告诉我:现在公司所有员工都听猪刚烈一个人的。而她则被完完全全的排除在核心项目之外,猪刚烈对她很礼貌,但是对她的工作安排也很边缘化。

末了,刘纯洁告诉我赶紧回去一趟吧,不然家里要变成“猪圈了”


(五) 花絮

我把欧阳奋斗留在了上海,并向文哥告一周的假。

“回去这么长?“文哥貌似已经离不开我了。

“嗯,家里还得处理点事情”我没有点明这里的“家“实际上指的是公司。

“你学姐这周五来,你真的要回去吗?”文哥拿出重磅挽留手段。

“我。。。。”我结巴了。


“山西那边的事情其实我早就已经知道了,也不能都怪你,你撤场也是做出一个商人正常的反应”文哥的话一方面让我佩服其信息获取能力,另一方面侧面体现了这厮和学姐已经达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

文哥的如此深藏不漏让我感到有点心惊。

“我还是回去吧,确实家里事情比较急”我这句话说得很矛盾。

“好吧,早去早回。我争取多留你学姐一天,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不考虑成个家呢!!”

我努力点头,不过我发现我还没做好再次面对学姐的准备,山西项目一别发生的变化确实有点大,不管是在物质层面还是情感层面。


。。。。。

火车缓缓的到站,我终于回到了阔别两个月的老窝。

百米冲刺般的刘纯洁竟然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