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的程序员(二十九):艰难的决定

来源:失业的程序员                                                                     作者:沈逸


小前戏:


1、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首先祝真实原型中的猪刚烈“身体棒、吃饭香,家庭和睦、万事如意”,轻松过下去才是最棒的人生。


2、有句老话叫做“世界上没有不散的宴席”,归其原因,是因为大家吃完了或吃不下了或觉得不好吃了或觉得旁边的食客长太丑了或觉得餐桌太小了。创业如此、职场如此、人生也是如此,所以我们唯有做好真实的自己,有时散席比强扭在一起“同床异梦”更明智


3、前几天空余时间写了一篇 《IT人员看待和预防癌症十大建议》,在网上被转载数次,结果有个疑似是药商的人发邮件抗议,说我在“放屁”,因为他家的药治愈率已经达到90%,我直接把这份邮件拉到了“垃圾邮件”,与之争辩怕脏了我的邮箱。从09年到现在,身边有些朋友也有得这个病离开的,最年轻的才28岁(找原因?真不知道什么原因),有个早年的客户看病看了数百万都没看好,看到李开复老师的情况,一方面是祈福,一方面还是要写一些真的东西出来让大家明白真实的东西


4、失业的程序员第一季快完稿了,将收录于我的第一本书《我们在囧途》,目前出版社编辑已经在改稿子了,届时大家会在书中看到“完善版本”。我还请了我当时的两位启蒙恩师写序。目测寒假前能出来,好让大家过个好寒假。哈~~~


5、本想周一放出失业的程序员前传第四章,无奈最近实在太忙,项目上、公司选新址上,太苦太憔悴,所以会在明天这样更新


6、最近网站中出现了一个用户叫”我是婶“,大家懂的。


7、注意:强烈注意:本章将在评论的:3楼、8楼、19楼、38楼、70楼、90楼送出10个囧币


囧币的作用可见:本站即将开通囧币,请各位好朋友前来领取




正文部分:艰难的决定




人无完人。


上帝在造人的时候就把人定性为一个不稳定因素综合体,这些因素构成了现在人类的文明社会。当这些这些因素逐渐演变成人类的各种欲望时,每种欲望在不同程度都产生了不同的爆发点,于是这些爆发点逐渐成就了各种伟人、好人和千古罪人。


我认为我成为不了伟人但也不可能成为千古罪人,至于说是否能成为好人那要看别人怎么评价你。猪刚烈曾经被一贯的冠以坏人甚至是“畜生”这样的称号,我认为那是因为你和他没有共同的利益点 ,如果你们在一个利益点上产生了共鸣,你会发现猪刚烈其实也会闪耀着温暖的光辉,甚至是“母爱般”的光芒。


不过”母爱“的光芒也不是一直能照着你的,你要允许它偶尔照照自己。



(一)猛力的戳中要害


一天,猪刚烈突然告诉我他要承包一大片鱼塘。


霎时间我仿佛觉得大象的鼻子突然长在了乌龟脸上。



“什么情况?”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原因。


“赚钱嘛,水产品市场我很看好,而且有我认识很多需求商,一旦做起来绝对能快速回转资金”,猪刚烈很温柔的回答了我这个问题。


“你妹啊,你去做了渔农公司怎么办?项目谁去搞”,我承认当出现”宴席”有散的可能性时首要想到的是我自己。


“我的客户资源你不是都接手的差不多了嘛?”猪刚烈坏坏的看着我。


说实话,猪刚烈自从正式加盟我的公司后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他的客户资源全部拉自己手上,然后一步步的把猪刚烈架空。这种心态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产生的,圈内人常说大家在一起创业最关键的是能做出好的产品、获得用户的认可最终开拓出可持续性发展的道路。


不过这些听起来非常美好和顺畅,实际做出来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我的一个在创业团队中混了多年的朋友告诉我,自从他的公司做出点规模后非常头疼,因为早期开办时股东太多,到了分利时无法避免的产生不均,于是各种内斗、各种利益地盘抢夺,而我这位朋友是标准的夹板老好人,每天除了协调A就是开导B,然后最终结果既没有协调好A也没有开导好B。换他的话说如果再给他一次创业的机会,他情愿选个蜡像作为他的合伙人。


朋友的案例促使我进入创业环节后,一直努力避免别人破坏团队的和谐气氛,我认为只要我坚持住最初的理想和目标,其他人都不会是难题。


我采取的手段是“集大权于一身”,然而不管大到国家还是小到公司,名号不能代表什么,最关键的是手上是否有决定性的资源。在像我这种小软件公司,不可能在短期内做出独一无二的技术产品,唯有雄厚的客户资源基础才是求生存、求发展的道路。


我本以为要靠着学姐做上几年的UI改造活才能站立起身进而奔跑。然而猪刚烈的出现一下子开拓了我的业务视野并被我如救命稻草般抓住。


学姐当年被我主动忽视也是因为猪刚烈的存在。



创业初期需要的是什么?资金是很小的一方面,而团队也只是一个很虚的名词,最关键的是团队成员之间能根据各自掌握的资源进行互相利用。


创业中期会产生什么?除了这时要有一定稳定的客户资源,团队中必须出现一个集大成者,这时各自的资源不再是“互相利用”这种模式,而是需要一个人统一调配和发号施令。


从我的观察经验,我发现大部分创业公司跑不掉上述两个步骤,哪怕一开始创业时大家都嗜血起誓纳投名状,譬如搞破坏、玩私利者死在万刀之下。


但是在利益面前,谁都是钢铁之躯,谁都是SuperMan。就算你不觉得自己是,不过时间很快会证明你就是,只不过你发现不了而已,或者说等你真正发现时已经晚了。


至于创业后期我还没想到过,因为我的第一次创业生涯并没有走到后期。


“朱总,你的意思我不明白”,我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我还没完全考虑好。提早告诉你只是想让你提前做好准备。哎~~”,猪刚烈第一次让我感到他也有伤感的一面。


“是家里遇到困难了?”我猜测猪刚烈家里遇到了经济危机,最近猪肉价格上升的厉害,我家楼下菜场的”猪肉荣”已经改行卖鸡鸭鱼和蛋。


“去死,我再困难也比你们强”,猪刚烈毫不谦虚的说。


“那可以,你边做渔农边上班,允许你不坐班”,我理想化的对猪刚烈进行新的定位。


“怎么可能?你以为我是超人?我也一大把年纪了,马上我两个儿子都要上初中了。不找点爆发点难道你希望将来在养老院看到横着的我?”


猪刚烈家里是双胞胎,按照风俗,将来这对双胞胎谈婚论嫁时,老态龙钟的猪刚烈至少要提供两套商品房作为陪娶品。根据现在的房价和我现在的微薄的年收入,我不吃不喝也得干上十年,如果说是一线城市的房价,那不吃不喝得干上一百年。我表示很难保证能活到一百三十多岁。


“有这么夸张吗?你横着,我们这样的岂不是要被种在地里”


“你懂个球,等你结婚生子了就明白了”


“kao, 你的意思是离开公司?”,这时我突然发现了猪刚烈的本意。


“别急嘛,不还有黄坚嘛?这小子我已经跟他谈过了,他不敢离开公司,我会让他全力辅助你,今年的项目我会帮你打点好后全部移交给你,包括你一直想要的客户资源”,猪刚烈今天的话一下子全部戳中我的要害。


我表示戳的很痛。


原来世上很多你特别执着想撕抢的东西突然人家双手奉送反而会让你觉得接受不了。


这就是为何一口吞不了一个胖子,倒不是怕会噎死,而是怕吃多了拉不出来。


我和猪刚烈的争论从办公室一直维持到晚上的大排档。我突然发现世界上真没有不散的宴席,虽然这个道理我早就知道,但是到真正降临到我的头上时却很难接受现实。


“做事不果断、心肠太软、商业头脑有但不成熟”,这是猪刚烈在灌了几瓶猫尿后给我下的总结。


我说我还缺少什么,猪刚烈告诉我:”我缺少一种企业领导者应有的杀气。“


“难道我就没有优点?”我被猪刚烈贬的赤身裸体,我很想知道我在猪刚烈眼中是否还有值得称赞的地方。


“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项目管理者和企业管理的辅助者,你所产生的辅助效果会令该企业事半功倍的快速走上正轨。只不过当时你要创业,我故意讽刺了你这么久想打击你的信心不过你还是干了,虽然现在没啥大成就,但是到现在这个程度已经不容易了”,猪刚烈今天话多了,借着三扎啤酒和一百串羊肉串几乎把他最真实的想法都捅了出来。


我语塞,其实我不止一次发现我确实是一个强有力的团队辅助,只不过我从来不想承认这一点。


平时看似粗线条的猪刚烈果真把我的道道和弱项看的一清二楚,甚至有时比我自己还要透彻。


“那给个建议吧,朱总”,我尴尬的笑着给猪刚烈敬了一杯酒。


“跟着我做鱼塘?”


“去死。整点有用的”


“没啥好的建议,你应该做自己最擅长的东西。”


“我最擅长的地方在哪?”


“这要问你自己”


“。。。。”


晚上十二点后,我和猪刚烈有史以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交心的谈话才结束。


有句话叫做“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平时看起来无比可憎的猪刚烈今天彻彻底底的给我照射了一次“母爱”的光芒。



(二)猪刚烈的后事


两周后,猪刚烈正式成为了渔农,他的退股让我受伤很深,不过这厮表示三个月内会每周抽空来一次公司帮助我协调商务事宜。


我狠狠的告诉他,每来一次必须带只螃蟹来。这货竟然也同意了。



我觉得猪刚烈的离开和卞工的离开有很大区别,首先它没有造成我的伤感,反而让我感到无比的轻松,不过这种轻松不是来自精神也不是来自于肉体,而是来自于我更加认清自己后产生的喜悦感。



黄坚在猪刚烈的“皮鞭威严”下握着拳头告诉我,会全心全力的辅佐我,努力做好一个称职的销售。


猪刚烈小声告诉我:“黄坚虽然是墙头草随风倒,但是他商务协调能力极强,而且只认一个主人。他离开后,黄坚会像对待他一样对待我”。


我的泪腺突然有点发达。


不过猪刚烈的离开给公司也造成了一定程度肉体影响,譬如产生了一定人员的流动,并让一些还没来得及找到下家的员工产生“找更有前途平台”的想法。


我告诉刘纯洁一定要想办法稳住人心,刘纯洁告诉我:人心难测,如果公司再发生什么大的变故,她就是搭上肉体也无济于事了。


….


(三) 销售的艰辛


我开始带着黄坚亲自跑业务、陪酒桌,来回穿梭于办公室、饭店、KTV和其他一切以各种形式能洽谈商务的场所。


我此时发现,猪刚烈除了脾气暴躁点、体型稍有走样外,其他真的还挺优秀,尤其是我真实感受到了一个销售的艰辛,特别是在我一次酒精中毒后在病床上醒来。


那是一次慈祥的连一丝风都感受不到的夜晚,我和黄坚因为早期猪刚烈签下的一个单子要验收,于是由猪刚烈电话联系特意请了”众神”在某四星级酒店下榻用餐。


我那天的身份是“朱总的接班人”,官方对此身份的解释是“朱总因为个人身体原因不能继续承担销售总监的岗位”。


“新人报到,自残三杯”,一位发型极度自来卷,从远处看简直是一坨屎的客户见到了我这个陌生面孔开始叫嚣。


“我来吧”,黄坚让我感动的挺身而出。


“少BB,你懂不懂规矩,你个小销售怎么能代替你们老总喝酒”,一坨屎坚决不许黄坚代酒。


为表诚心,我只好站起来在饿肚的状态连下了三杯白酒。


小型白酒杯,估计二两已经下肚了。顿时我眼前的一坨屎变成了两个。




大家热烈的鼓掌,一坨屎这才凑过来和我握手,我赶紧上前用我炙热的双手捂住了一坨屎。


软件项目一般有三期付款,第一期一般在30%的预付款,按行业规定会立马付给你。第二期一般是60%,理论上会在你项目完工后付给你,但是需要用户验收。


在东北半球太平洋沿岸的土地上,只要有人类参与的标准,所产生的弹性是巨大的。很多客户也是在此时进行油水大搜刮,哪怕是地沟油也不放过。


我很快就被一坨屎轮番轰炸灌醉,黄坚不亏是销售出身,在我不省人事后连续挡了几轮轰炸,最后在一坨屎轰然倒下后才拖着我一起到厕所狂吐。


“老大,验收没问题了,刚才刘总已经跟我说了”黄坚边吐边跟我说。


我死命把住了马桶上方专为残疾人提供的把手听到了这句话,顿时我的中枢神经稍稍有点清醒。


“刘总是谁?”


“就是刚才一直灌你喝酒的人”。黄坚告诉我刘总就是那位一坨屎。


我终于也忍不住了,哗哗的把我经过胃部加温后的食物灌溉到马桶中。这个残疾人马桶有史以来第一回被人换了南北方向使用了一次。


至于后面的情节我已经记不得了,我只知道后面被黄坚拉着像头刚产完仔的母猪般架到了一个KTV中,紧接着没多久,我模糊的感觉我横着出了KTV,上了一辆哇哇乱叫的面包车,再后来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病床上了。


“你们这些小年轻不要因为娱乐不要命”我眼前突然冒出一位带着口罩的白大褂女医生。


“我不是故意的”没有完全恢复的我向医生阐明我的动机。


“喝酒谁也不是故意的,都是有意的。你在这么喝下去身体就坏了”口罩医生瞪了我一眼。


中午刘纯洁来接我。


“喝酒对孩子是有伤害的”口罩医生想象力异常丰富。


“听到没,再喝你去找别人生吧”刘纯洁很入戏,很严厉的对着我说。


我差点再次昏厥过去。




(四) 实践果然能检验真理


这次以后,我又发生了几次和口罩医生的潸然相遇。


口罩医生告诉我,如果我和她再多见几次面,下次可能地点要换在医院地下室冷冻库了。


我吓得立马进行了体检。


于是中度脂肪肝、高血压、高血脂纷纷和我做了好朋友,它们和蔼的告诉我:这辈子就指望我丰衣足食了。


我催促黄坚也做了一次深入体检,这厮的体检结果是“一切正常”,强有力的肝和清澈见底的血脂焕发出无比青春的魅力。


黄坚告诉我,猪刚烈第一眼看到他就告诉他是一个天生做销售的人才。


我终于明白了猪刚烈的话:“做你擅长的事”,


什么叫擅长?那就是从你自身条件出发,找到你智商和身体最佳结合点,这叫内因;然后努力创造或借助一个适合自己的平台,这叫外因。内因和外因的正确结合才叫擅长点,而且你会发现很多你感兴趣的领域不一定是你擅长的领域。


真正做擅长的事情是能让你身心同时感到愉悦和快感的事情。




(五)花絮


半年的光景,我和黄坚把大部分项目尾款都收了回来,不过不幸的是没有了猪刚烈确实光景大为不同,整个下半年我们就签了一个软件合同,而且还是通过我和口罩医生再次碰面后产生的作用。


公司继续有员工流失,从所谓“鼎盛日期”的十八人,再次回到了十人以下,其中还包括我自己、不包括已经成为渔农的猪刚烈。


据刘纯洁可靠的消息,途狗公司发展的如日中天,本来一直被我和猪刚烈占领的本地教育系统软件条线都被途狗渗透了进去。


我家隔壁邻居养了一条狗,本来我天天去喂食,这阶段我看到这条狗就像上去揍它一顿,无奈这厮高大的身躯屡屡阻止了我这个想法。


我突然开始厌倦这种生活、厌倦这种周而复始的循环,我真的有点害怕哪天我真在地下室冷冻库里见到口罩医生。




一天,我、刘纯洁和黄坚在大排档吃晚饭。


“老大,你和纯洁什么时候办事?”黄坚突然问。


这句话让一坨面卡在我喉咙里好一会儿。


“你老大估计对女人不感兴趣”,刘纯洁已经习惯了我这种反应,头也不抬的回复黄坚。


黄坚本能的坐我远了一个拳头的距离。


“如果我专心去上海搞电商,你们会跟我去吗?”我没有回答黄坚的问题。


这回轮到他们俩被一坨面卡住了喉咙。


“叔,你疯了吧”,刘纯洁首先反应了过来。


“老大, 你去哪我就去哪”,黄坚的反应验证了猪刚烈的识人之道。


其实上海那边现在还在建设期,根本不盈利,早期的过于乐观估计也给了文哥巨大压力。不过好在文哥线下的一些商务渠道勉强撑住了网站日常的开销。


有时候创业也不代表一定要坚持,无脑的坚持叫做死扛。猪刚烈选择成为渔农也代表着他看到了当今小型软件商的迷茫未来。也许此时我换个角度换个思路能走出一片新的天地。


当然,此时的我还没有立刻下决定。


这顿晚饭不欢而散,尤其体现在刘纯洁阴着脸先行离开。




….


晚上我回到家,翻开我许久没有翻开的日记本,看到了我昔日用笔用力记载的“创业要素”。


我继而用力在“创业要素”下面写了个“#”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