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的程序员(三十三):奸商(一)

来源:失业的程序员                                                                     作者:沈逸


短短的小前戏:

1、今天晚更了,请大家原谅。不管多晚,只要我仍健在,每周二的失业的程序员系列会更新。

2、今天外出盘点仓库货物,自己干。为何?一切为了省钱。

3、创业的钱从哪里来?赚是一方面,对于单薄的我来说,省钱才是王道。

4、囧途街道正在筹划,今天有个好朋友看到了我隐藏起来的一个链接。我想说:你们好犀利。

5、本章 其实是所有章节中最为真实的实战章节,希望大家能喜欢。也希望各位囧途程序员能略微的懂的,做代码、做项目管理、做公司还是做任何其他事,其实都是一种经商、是一种生意。

6、失业的程序员之“奸商”系列分为三节,敬请期待。


正文:


这年头什么都需要技巧,写代码需要、把妹子需要、玩职场需要、做项目也需要。有时我很迷茫,经常问自己如果大家都带着一颗“公开透明、刚正不阿”的心来做项目世界就会更美好、空气就会更加清新。


残酷的现实和最近更加肥头大耳的猪刚烈告诉我,上述想法是一种乌托邦的想法、不切实际的想法。我问为何?他告诉我商人的基本特征就是狡诈、奸诈、无良、没节操、上大号不冲水。


“有这么恐怖吗?”,曾经懵懂的我用天真灿烂的表情问猪刚烈。

猪刚烈用不屑一顾的表情告诉我:“等你做了商人你也会这么干”。

我发誓:要用实际行动来改变这种现实。

不过,很快我也做了一回“奸商”。


(一) 中间人


这天我正在办公室整理发票。

大家一定不要小看这个发票。做公司除了做项目还有很多鸡毛蒜皮的事情要处理,其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交税。科普一下,像IT型的公司注册资金在50万或以上的再通过一些认定手续可以变成一般纳税人;如果咱囊中羞涩注册资金如果不足50万,原则上那叫小规模纳税人。


前者用简单的话来描述是:假如一个项目收入是20万,那么假设开发成本是10万,那么实际收益就是20万减去10万,那么你交的税就是10万乘以所得税率。当然这是理想状态下,真实情况还有很多其他费用环节。也就是说,项目建设过程中产生的费用用发票可以抵扣掉部分收入。公司的财务人员值钱就在这个地方,尽可能的让公司少交不必要的税。由于涉及到“少儿不宜”的内容,所以这里就不多科普了。


后者交的是核定税,不管你收入多少,直接给你一个基数,想交就交不想交也得交,否则我会收到关于“X某某”抬头的传票。


其实两者之间不存在合算还是不合算,关键看你怎么合理处理各个环节。其实我身边有一些朋友一下子注册了两个公司,其中一个是一般纳税人模式,一个是小规模纳税模式,于是这两个公司之间还会发生业务来往,譬如前者接了一个软件项目转包给后者,其实两家都是同一个老板嘛(当然法人不会是同一个人)。


好了,再讲下去绝对“少儿不宜”,讲这个案例其实是为了告诉大家,程序员创业并不是只有技术为王,而应该是什么都要为王,如果有一项“太监”了,那么你就悲剧了。


继续我们的情节。。。。


有人突然踢门而入。

我猛抬头,在被发票虐的头昏眼花的我还没有恢复视觉时,第一感觉是有个庞然大物闯进了我的办公室,第二感觉是这个大物身上带着一股浓烈鱼腥味。


果然,来者正是伟岸的猪刚烈。

多日不见,猪刚烈又发福了,双下巴越发明显,挺着圆滚滚的肚子让我产生了立刻把他遣送往妇产科医院的幻想。

常说人到中年免不了要发福,是吃的好睡的香的原因吗?我认为确实有那么一点因素,毕竟人到了中年生活节奏慢了,职场争斗心也弱了,老婆孩子也让你省心了。这人的心情一放松,血液流通就畅,肠胃也畅,自然就发福了,难怪猪刚烈以前每次在公司上大号会听到马桶被冲洗数次。


当然,真实的科学解释发福是因为“人到了中年内分泌失调导致的”。

不过,在我印象中猪刚烈这么刚猛无比的人物绝对不会“内分泌失调”,他要是失调了,我们这种弱小男子就该失禁了。


“朱总?啥事?“,猪刚烈的风格一点没有变化,以前是用手撞门而入,而现在用的是被人们称为身体一切运作的枢纽—足。


“艹,没事老子就不能来?”,猪刚烈扯开了大嗓门。

门外两位新人估计第一次听到如此雄厚的声音,碉堡了。在这之前我并没有给陈佳佳和陆会艮科普公司的历史,我认为公司以前的时光只能给我一个人当成回忆,并不适合给新进员工广而告之。什么叫往前看?那就是忘记过去,展望未来,把痛苦和美好统统冲进马桶里。如果只记得痛苦那叫颓废,如果只记得美好那叫自我膨胀,如果两者都记着那是一种无法治愈的病。


我立马抢在猪刚烈喝我的水杯之前起身给猪刚烈倒水,不过这回猪刚烈拿出了自己的专用不锈钢水杯。

“朱总,今天怎么有空到我庙里来?”,我心里很清楚,猪刚烈这种效率至上的人物是不可能真没事来我这喝水的。


“有个硬件采购项目要你帮忙操作一下,你赶紧记一下,说完我还要赶回家做饭,今天孩子回来吃饭”,猪刚烈的架势火急火燎,并且大口喝水,席间有两行水滴顺着他嘴角流了下来。我一直奇怪我们常看的影视剧中为何各路英雄大碗喝酒时会嘴角漏水,现在我终于明白了,那是因为他们想赶紧喝完收工回去做饭。


没想到以前就是一个工作狂、赚钱机器的猪刚烈还有家庭煮夫的一面。

“说吧,啥事?”,我今天血管的血流的很通畅,没想到神一样存在猪刚烈还有需要我帮忙的事。


猪刚烈“十万火急”的事大概是这样的:

1、猪刚烈以前在公司除了负责软件销售外,还负责硬件相关渠道的拓展。硬件渠道大家应该都明白,如果你要购买上万甚至上十万一台的服务器,如果莫名找厂家购买,他们必然会给你一个市场零售价。也只有代理商或者有厂商关系的人会拿到很优惠的价格

2、硬件是由各种电子元件组成的。大部分硬件里面都会有电路板。

3、生产电路板其中有一道很重要的工序:需要在生产过程中用一种叫做“蚀刻液”进行浸泡,术语叫做腐蚀。被称为PCB的印制电路板上面的电路线原型就是通过这种液体腐蚀而成。

4、蚀刻液是一种化工产品。本身生成蚀刻液的企业不会生产成品电子元件。

5、猪刚烈有一个朋友就是专门生产这种蚀刻液的厂长。注意:这里有个关键点,这位和猪刚烈有种本家姓的朱厂长信息渠道很闭塞。完全不懂互联网营销和信息渠道的建立。我认为我国国内传统企业的企业主确实很缺乏这种知识。

6、刚才朱厂长这条线在生意场上叫做上渠道。那么有上渠道必有下买家,猪刚烈有个专门做电子元件的企业主朋友姓孟。这厮迫切继续购买大量的蚀刻液投入电子元件的生产。第二个关键点出现了:这位孟姓老板信息渠道也很闭塞。

7、于是出现了这样一个情况:电子孟要购买蚀刻液找不到好的渠道;厂长朱要销售蚀刻液苦于还没找到长期稳定的大客户。

8、猪刚烈瞬间就成为了中间人。


大家要知道,什么是生意?有买就有卖就是生意,然后游走在买和卖之间的人是最牛逼的人。现实生活中,阻碍生意顺畅进行的就是信息渠道,以前的市场体制谁掌握了产品谁就有市场,正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而现在,谁能掌握瞬息万变的信息渠道谁就掌握了所有人。


已经是渔农的猪刚烈没想到偶尔还会客串一把IT界。哦~,不对好像是化工界,也不对,反正这次的事情属于串行。

“我能帮上啥忙?再说这又不是软件项目,有啥意思?”,我合上了笔记本,因为我实在想不出在上渠道还是下渠道中都是门外老汉的我能充当什么角色。


“和软件有关系的钱是钱,和软件没关系的钱就不是钱?”,猪刚烈这句话把我批的赤身裸体。

确实,当我们奔着我们的梦想努力奋斗时,偶尔停下来看看以前不在意的花花草草,你会发现这些野花野草远比你的主线大树更加灿烂。


“不知道,我在这里面能有啥好处呢?”,“赤身裸体”的我弱弱的问了猪刚烈一句。

“就知道你要这么问,奸商啊。”,猪刚烈竟然贼喊捉贼。


接下来猪刚烈告诉我的大体意思是这样的:

1、猪刚烈作为中间人,电子孟购买产品的钱直接打在猪刚烈个人银行卡上。然后猪刚烈再把钱打给厂长朱。其中我的公司作为给电子孟的担保。事后按照猪刚烈的意思会给我三个点的提成

2、上述做法的好处是,电子孟和厂长朱这辈子也不会认识、不会见到面,后面的生意继续由猪刚烈作为中间人把持着。

3、另外,假设电子孟的最低出价是500元每吨,而厂长朱的售价是400元每吨,那么这里面100元的差价就是猪刚烈的利润。前提时,凭电子孟的信息渠道在市面上就算鞭尸也找不到500元每吨的该产品

4、再另外,公司账户的每一笔支出收入都需要产生凭证,在这里也就是发票。于是我的公司做担保其实也就是用虚拟软件销售的方式给电子孟和厂长朱开具发票或签订合同。最后是各自平账,猪刚烈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支付我开具发票的税点。不管咋样,咱交税必定是义务嘛~~


听着虽然很复杂,但是我粗略的估算了一下我在这里面的无本经营收入还是蛮可观的。用阿岛的话来说:赚钱必须合法,但是偶尔有擦边球也是很正常的,不要以为大公司的每一笔收入都是能上台面的你买我卖。

其实阿岛还在这句话的末尾加上这么一句话:这世界上只有性工作者的收入才是货真价实的纯商务交易,完全没有猫腻。


我很有节操的认为阿岛是在“放屁”。

….


(二) 电子孟的诉苦


很快,我跟着猪刚烈分别认识了在外地的电子孟和厂长朱。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猪刚烈的人脉还真的是非常广,不光是IT界各行各业都有关键性的朋友,难怪这厮能肥头大耳的过日子,而我始终只能深一脚浅一腿艰难的走着。有人统计过,撇开创业知名度和精神方面的空虚成就不谈,每个创业者拥有财富的程度是和他人脉资源的广阔程度完全成正比的。

以前我不认可这句话,而现在打死我也不敢反驳这句话。

电子孟自从认识我后一直有意无意的在QQ上和我聊天,这厮的意图我非常清楚,就是希望能和厂长朱直接挂钩。


“现在生意难做啊,成本高,员工人数多”,一日,电子孟在QQ上和我大倒苦水。

“嗯”,我表示赞同。这之前很多人都认为我做软件很赚钱,实际上软件的无形成本以及前期积累所花费的研发成本是非常高的。


“好几笔货物出去都没收到全款,现在厂子里的员工都是我自掏腰包发薪水的”, 电子孟的诉苦开始升级。

我表示,电子孟又是我见到的一个具有慈爱心的好好老板。


“其实我们也一样,做软件也不容易,特苦”,我认为电子孟很可能在将来和我发生并保持着“知音的关系”,于是我也借机诉苦。说实话,平时我根本没有机会诉苦和释放心中的压力。


和员工?拉不下脸

和猪刚烈或者卞工?这帮货根本听不下去

和家人?家人根本不理解

和刘纯洁?这厮现在已经来无影去无踪了。

和学姐?同上。

和阿岛?这厮和Blue不知道在干嘛,艹。


。。。。。


“你和朱厂长熟悉吗?下次你们来我这,我做东请你们吃江鲜“,电子孟开始往他的谈话核心主题上靠。

“要喊上朱总吗?”,我把猪刚烈顶了出来。

“不用,朱总经常来我这蹭吃蹭喝,下次就你们俩来,住几晚上,好好享受一下”, 电子孟的话终于让我知道糖衣炮弹是怎么产生并射出镗的。


电子孟猥琐的话语终于让我明白了他的意图。

当猪刚烈获悉我们之间的对话时,这货又大力扯开了喉咙。

“你没事和他聊你妹啊”,猪刚烈第一句话骂了我和我家两个人,幸亏我真没有妹妹的存在。

“他看起来确实也挺辛苦的”,我已经被电子孟忽悠进入了悲剧剧本。

“你懂个屁!做生意的人哪个不说自己是亏本的、可怜的、爱员工的。跟你讲,老孟的厂子每年赚的钱能把你的公司来回买100遍”,猪刚烈一棒子打醒了善良的我。


这时,陈佳佳偷偷在QQ上给我发消息。

“老板,那人是谁?这么猖狂”

“没事,嗓门大了点”

“小陆差点想报警,我们都很担心你啊“

“。。。“


(三)资本运作的雏形


当各种繁琐的手续都办妥后,诉苦无果的电子孟给猪刚烈打了50%的预付款。

猪刚烈随即把提成付给了我。


我表示猪刚烈绝对是可以“托付终身”的好合作伙伴。

“朱总,啥时候把钱给朱厂长“,我又开始整理发票,头也不抬的问猪刚烈。

“给啥给,拖一个月,让他先发货”,猪刚烈回答的很干脆。

“啥?”,我惊讶无比。

猪刚烈的手机铃声恰到好处的响起,以下是我单方面听到猪刚烈的回应。


—————

“朱厂,真不巧啊,我正在北京办事“

“啊,是啊。嗯,哎。确实,就是啊,怎么这样啊”

“那是绝对的,我一定催孟厂”

“嗯~,是啊,嗯,绝对的。你放心发货,一切由小沈这边担保”

———————–


听到这,我暗暗的“艹”了猪刚烈一句。

猪刚烈挂完电话后,我呆呆的看着猪刚烈。猪刚烈这才意识他刚才做戏做的太投入了,脸微微有点红,也可能是他天生肤色导致的天生色儿。


“别这么看着我,给你上一课“,猪刚烈随机恢复了常态。

我做洗耳恭听状态。


“这笔钱一个月后我打给朱厂长“,猪刚烈终于讲了期限

“嗯,然后呢?“,我其实担心的是我作为担保的后果,万一猪刚烈突然消失我就是跳到尼罗河也洗不清了。

“3种方法可以玩。1、拿着这笔钱买个银行理财产品或者短期基金,一个月后立马可以套现 2、用来我这边货物的周转 3、以上同步进行”

猪刚烈说完扬长而去。

剩下我呆呆的看着他雄厚的背影慢慢离去。

人们常说创业和赚钱要分开来谈,我今天算是真正明白了。我突然从猪刚烈的背影中看到了阿岛的影子,而我自己照镜子往往只会照出卞工的影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