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的程序(四十六):利益的分享法则

来源:失业的程序员                                                                  作者:沈逸


今天不前戏,因为晚更了。直接上正文,表示我的歉意。请大家谅解


1、为了方便大家观看,失业的程序员系列文章会在微信公众号里同步更新


2、请大家打开微信加公众号:it_jiongtu


3、由于网速问题,也会在 www.itjt.cn里同步更新


正文开始:

我以前有个性格,也许是学港台剧各种英雄的话:“我的东西,别人休想抢走。我失去的,总有一天我会拿回来“。


事实上,这仅仅只会在影视剧中出现,当今社会我们永远不能有“独占“的念头。一块肥肉并不是你抢到了手就是你的,如果你不主动分给周围的“狼”,那么这些“狼”咬不到肥肉只能来咬你。


这不,这个法则很快就应验了。


大约是一年前有一个项目,属于平台型项目。由猪刚烈耗尽肉体之力拿下,当时由欧阳奋斗沿用了卞工的框架开发了很久很久很久,几乎都干到了赤膊状终于完工。满心以为提交用户后年底能妥妥的收款,结果前几天出现问题了。


咱首先花费一定时间来介绍一下本项目:


1、项目类型:平台型。


其实从政企客户手中接过来的项目基本上分为三种:


第一种是独立的定制软件。也就是和其他相关系统没有耦合性,你干你的我干我的,数据不共享、信息无法集中管理。别看这种项目技术含量低、可扩展性低,但是收款方便,客户验收时无需考虑该系统和其他业务系统之间的关联性,再加上验收时使用一些“觥筹交错”的手段必然能收到美美的转账支票。


第二种是平台型项目。一般来讲用户在新建业务模型或者要重构业务模式的时候需要建设这种平台。但是我们别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因为目前不管是螃蟹还是天鹅肉我们这种小层次的IT“个体户”企业永远吃不到头块肉,而且都是当我们猛然发现这块食物时已经被其他人分食成了骨架。这种项目的优点是:金额高、标准由你来制定。缺点和优点类似:虽然金额高但是周期长,因为项目的整体建设要和下属子系统连调,子系统需要平台提供标准接口来完成数据共享和集中管理;标准虽然由你来制定,但是其他业务子系统并不是你做的,各个开放商同床异梦,换句话说就是:凭啥老子要和你对接?


第三种是业务子系统。这种类型和第二种类型是息息相关的,现在的客户都喜欢玩1+n这种软件构成模式,1既是平台,n既各个业务子系统。往往平台项目的单子需要错综复杂的关系才能拿下,所以一般我们眼看平台已经无望时会转向拿一个子系统玩玩,总比没有好嘛~~~


本项目的项目背景很奇葩。最早平台项目是由一家坐落在沿海很牛逼的一个城市软件供应商中的标,其中标原因咱这里就不展开讨论了,因为根本无法直视。当时该项目中标金额是300多万。


好吧,这种级别的项目金额从全局上看也许也没啥耸人听闻,但是对于我这种屁大点的公司我曾羡慕嫉妒恨的认为:如果我一年能做上一个的话可以连续两年不用干活,天天带着员工外出踏青。


为此猪刚烈曾鄙视我”也就这点出息”,我承认了。因为在我眼里,有性价比的创业才是我想要的,如果创业不能提高我的生活品质那么有再多钱又有何用。另外,一个人创业能到什么程度其实也是有“先天因素”,我这里来简单分析一下:


1、出身因素。如果你出身在一线大城市、家境富裕、父母有资源、经济有基础,那么你创业的加速度会比像我这种“出身在三线小城市、家境贫寒、父母完全无资源、连上学都要借钱”快的多。“在同一起跑线上”是真正骗人的词汇。也许我们上大学时根本感觉不到,事实上我们踏入社会后立马会发现:曾经你看不起、无比鄙视的X二代要早于你100年成为企业家,并且你还会发现很多X二代并不是一无是处,并不是贪图享乐,并不是败家子,现实中有很多X二代头脑灵活、心地善良、有商业头脑,能力高于我们很多倍。


2、身体因素。如果第一点我们已经处于下风了,那么接下来我们要拼的就是身体。在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如果你能扛得住,那么你还是有可能让你的子女成为X二代的。不过事实上创业的首要前提是身体,没有强有力的身体素质你根本扛不住“近似变态的”加班和熬夜。于是,先天心脏有些微恙的我再次落后了人家几个百分点。


3、拼性格。众所周知,一个人的性格将会影响他的一生,不管是创业还是打工,其性格决定了他周围朋友、人脉的分布状况。一般来说有着良好且健全性格的人一定会有很多朋友,而朋友多意味着潜在的人脉会比较广。但是性格这种东西比任何东西都难改变,有野史统计,人的性格和其血液纯度、浓度和PH值息息相关,所以有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千古老话。不过后期随着我们年龄增长逐渐可以用一些人为的控制掩盖性格的表象。不过可惜的是你一旦饮酒很容易暴露无疑。


其实还有一些其他相关因素,不过前面三条尤其重要。我自叹不具备这些优秀条件,所以我对自己创业下了定义:不幸福、不满足。


二、烂尾项目


其实当年猪刚烈把该项目拿下完全属于偶然,真正原因得益于原有开发商的“潜逃”。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下午,猪刚烈突然给我打电话。


“有个好消息”,难得猪刚烈会在电话里有“正面描述”的字眼。


我洗耳恭听,一般猪刚烈打电话来基本上是和项目相关,从他的层面来看,每个人最多也只有3-4万多天的生命,如果除去睡觉、吃饭、如厕以及谈恋爱,那么其余时间全部应该用来赚钱。


我不认同这个观点,我认为扯淡也是一种生活调节剂,人生本来就是一种扯淡,赚更多的钱是为了扯更高级的淡。


“还记得原来你认为做一次可以休息两年的项目吗?”,猪刚烈提示我曾经的低端小气。


“嗯?”,我表示我永远忘不了我的低俗。


“现在重新招标了“


“怎么会?不是被XX公司中标了吗?”


“那公司跑了”


我愕然,在我眼里只听说过买卖媳妇跑路的案例。


“嗯,做到一半那公司要求追加预算,结果客户不肯,双方僵持不下。一怒之下,该公司撤场了“


那和我们有啥关系呢?“,我目测这种肥肉型项目就算客户跑了也不一定会轮到我们。


“项目做了约有80%左右了,客户负责人是我的同学,现在要找其他公司来接手后面的20%“,猪刚烈终于道出惊天大秘密。


典型的烂尾项目。我明白了,话说我听说有一种公司是专门接手烂尾项目的,大家一定不要认为软件行业所有的项目都是顺顺利利完成的,如果从非阳光层面来看至少有20%的项目是做成烂尾活,然后找其他公司来接手。


原因?这里我还是不能展开讨论,因为真实的原因根本无法直视。


我曾无比鄙视这种烂尾活,无奈当我自己走上创业道路后对这种烂尾项目也摒弃了排斥的态度。


于是,这原本300万的项目在猪刚烈的肉体凯旋下,我们公司以20万的超低友情价接下了烂尾活,内部定项,无需招标,因为人家客户也不好意思招标。


我一直把猪刚烈当成我的福将,还是一个能时不时当我饥饿时让我填饱肚子的福将。


三、焉知非福


不过没多久我终于知道前面一家公司为何“跑路”了。


按照平台的建设方案,需要提供各种数据接口给业务子系统,如:


1、单点登录接口

2、业务流程结果反馈接口

3、各个子系统业务登记数据联合审批接口

4、报表数据集中获取接口


欧阳奋斗花了大约两周时间完成这些下放接口的开发,各个业务子系统只需对其原有系统进行稍加改造便可完成这些接口的接入。


于是,一场原本我以为很正常的协调工作开始变味了。


也就在前几天,猪刚烈又一次火急火燎的给我电话。


“朱总,又有新项目了?”,我接猪刚烈电话时的心态始终很轻松很惬意。


“有你个头,上次那个平台项目有些问题了。下午客户召集各个开发商开会,并要求公司主要负责人必须到场“,猪刚烈语气显露出一丝的不安。


“怎么了?”,我顿时有些紧张。


“说是下面有子系统供应商投诉,说接口上调用比较混乱“,


“嗯?”,我惊诧。


“来一下“,我用座机召唤欧阳奋斗。这几天欧阳奋斗一直没去上海,原因很简单,把程序员一直蹲点在上海成本太高了。


“老大,什么事?“,从欧阳奋斗迷糊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我的召唤刚刚猛烈的打断了他写程序的思路。


程序员最讨厌的事莫过于写程序的时候突然被领导召唤去,譬如开会、譬如训话、譬如什么事也没有。


我把下午要开的会和欧阳奋斗说了一下。


“混乱?”,欧阳奋斗不解,作为程序员出身的我很了解此时他的心情。当你告诉一个程序员他写的程序有bug时不亚于污蔑他前几天猥琐了邻居家的小男孩。


“是不是接口有bug?”,我终于憋不住问了猥琐的问题。


“不可能,我在自己机器上都测过了”,欧阳奋斗的回答在我意料之中。


“那怎么其他开发商会说混乱呢?“,我眯着眼看着欧阳奋斗。


“他们根本不会调用,我接口文档都写的很清楚了,而且每个步骤都写了示例代码“,欧阳奋斗有点激动,两手握拳,我猜测如果对面开发商有人在这一定会和欧阳的拳头亲密接触。


“你准备一下,下午客户要召集所有开发商开会,做好应对措施”,我没有细问,我知道对于bug类的问题多问一个程序员是没有任何结果的,包括我自己也一样。


欧阳奋斗火急火燎的跑出了我的办公室。


如果硬要说我和猪刚烈相比之下的优点,那么我只能说:“遇到对外的问题我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和客户进行周旋从而保护手下,然后团队化协作外加忽悠解决问题;而猪刚烈首先会假设自己的手下出了问题,除了从头至尾的痛骂,接下来是他单枪匹马的跑到用户方解决该问题“。


不过,从辩证的角度来看,上述我的优点在另外一个角度恰恰是我的弱点。


四、踢皮球大会


下午的会议让我有点肾虚。


我发现这些业务子系统的开发商所谓的“公司主要负责人“都是外表上超过40岁的老将。且不说真实年龄,从外表可以判断出这些厮喝过的醋比我喝过的水还多。


客户马主任的开场白很和蔼,大致意思是让大家一起来讨论一下主平台和子系统之间的对接问题,以及共同确定对接完成时间。


我知道:从平台开发完成到预留时间和子系统对接,其工期已经远远超过了预算时间。来之前我让欧阳奋斗从后台统计了一一下,发现一共四家子系统供应商只有一家是有“接口调用的痕迹的“,也就是说另外三家根本没有动手开发。与其说马主任是来协调开会,不如说本次会议是潜在的兴师问罪,当然,问罪并不是问我们的罪,而是问子系统开发商的“不作为”罪。


在开会前,猪刚烈就告诉我马主任对各个子系统厂商长时间不做对接很恼火,各个开发商都是老油条,要我谨慎面对。


我表示我其实很擅长玩皮球。


此时欧阳奋斗的表情有点激动,我知道,他在等待和各个“老板“的对峙。


“我来说两句吧“,一个嗓音很浑厚的子系统厂商“主要负责人”开腔了。


从名单上可以判断出,该浑厚嗓音是主要负责审批环节子系统的开发商。


“我们接到平台开发商的文档后立马加班加点进行了开发和调试,有一次我还陪公司员工通宵加了班”,浑厚嗓音首先表明了他“积极面对”的态度。


“嗯,很好。说说对接上的问题呢?”,马主任不漏声色的表情很令人佩服。实际上从后台来看,这家公司根本没有调用过我们的接口。


“主要是后来在调试过程中发现了一些问题。譬如用户数据的安全问题“,浑厚嗓音开始做踢球状。


“请问是什么问题?“,欧阳奋斗实在忍不住了,抢在我前面发言。


我也没制止,以不动应万变。


“我不懂技术,随便说说的啊“,浑厚嗓音的话很刺耳。


在我看来,你既然不懂技术那有什么资格评论人家的技术,另外,在这种场合怎么可以随便说说呢?


我依然不动,以不动应万变。


“平台的用户信息是很私密的数据,如果通过接口进行简单传输,势必造成不良用户通过非法手段更改”, 浑厚嗓音开腔,直指欧阳奋斗的心脏。


其他三家供应商纷纷表示点头,会议开始有些骚乱。其中一家负责数据上报系统的供应商也表示对平台的数据安全很担心。


“各位领导,我想说的是平台接口是需要使用VPN才能连接的“,欧阳奋斗脸有点红,看了看我。


我用眼神告诉他,我此时不能有反应。


“呵呵,VPN也能被恶意用户攻破”, 浑厚嗓音发出藐视的声音,他自认为他的观点已经得到大家的认同,并且他认为在气场上已经压住了我方。


“嗯,对的,对的。太不安全了“,另外一个“公司主要负责人”加入符合浑厚嗓音的队列。


我看了看马主任,他没看我。这位马主任就是传说中猪刚烈的同学,我认为马主任一定不会“毫无原则”的支持这些谬论。


“咱且不说数据传输安全问题,假设平台接口程序出了问题,那么各个子系统调用不成功怎么办?数据完整性也得不到保障“,浑厚嗓音再次“发飙”。


底下又是一阵麻雀开会般的嘈杂符合声。


“我们接口不会出问题”,欧阳奋斗回答了一句“很幼稚”的话。在我看来,其实浑厚嗓音的问题很有技巧性,往往很多程序员不小心就被上了套,说实话要说系统出现故障,那平台和子系统谁都有这个可能性,万一是子系统本身出了问题没有调用成功呢?


我看了看欧阳奋斗,这厮已经满脸通红。也许是委屈、也许是愤怒、也许是紧张,至少在气势上我认为他被对方四根“老油条”蒙住了脸。


其实我和欧阳奋斗的担心点虽形似但神不似,欧阳奋斗作为程序员如果被质疑损害的是他“宇宙级”的程序员自尊心,而对于我来说,几年的创业时光已经把我所谓的自尊心打磨平了,我最担心的是子系统不接入那我们整个平台就不能算是完工,结果很简答:想收钱?没门。


“我总结一下吧“,浑厚嗓音果然是这几家开发商的头,竟然主动做起了“问罪总结”。


“1、平台接口需要加强安全上的考虑,尤其我们各个子系统的业务数据都是极其机密的,如果出现安全问题我们也是不放心的,并不是我们不接入,而是无法接入。这一点希望平台开发商进行改造。


2、平台接口的数据需要有完善的容错机制,万一出现问题平台应该有应急接口进行拯救,而不是只有一套方案


3、本次系统对接后续工作。子系统会一如既往的积极配合,平台开发上如果有技术上的问题,我们子系统开发商愿意无偿进行技术支持。“


“我艹,这上纲上线的总结把这次的拖延工时的问题完全推到了我们这一边”,我心里也开始有点窝火。


马主任看看我们,“平台开发公司是否有话要说呢?”


欧阳奋斗脸已经成猪肝状,他表示一句话也不想说了。


好吧,也只能我上马了。我表示我前面一直不动的真正原因是我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些“老油条”。


猪刚烈此时发来了短消息。


我如获得锦囊般的打开了手机。


“不要和那些人纠缠;避开话题;尽快结束会议;后面我来安排”,猪刚烈短短的话语已经透漏出“领袖的气质”。


会议草草结束,最终的结果是“平台开发商回去认真思考和研究子系统开发商提出的建议,尽早拿出应对方案”

散会时,我清楚的看到马主任对我摇了摇头,貌似还轻轻的叹了口气。


我咬嘴唇,破皮出了血。


五、花絮


十天后


猪刚烈来到了我公司。


“接口的事情解决了,不过你要给我报销”,猪刚烈一到我办公室就把腿翘在我办公桌上。


“朱总,他们几个公司简直是无理取闹。完全是扯淡,踢皮球。我接口一点问题都没有,我在本机都侧过了”,欧阳奋斗看到猪刚烈到来,立刻尾随进我办公室。


“有没有问题不是你说了算的。你们在台面上讲不过别人那就是有问题、有bug、有错误“,猪刚烈不屑的看了一眼欧阳奋斗。


猪刚烈的脾气果然比五年前进步了很多,换做以前这厮一定把欧阳奋斗骂出翔。


“技术不是靠说的,是靠真刀真枪运行的“,欧阳奋斗身上突然出现了卞工早期的本质。


猪刚烈没再理欧阳奋斗。


“你是怎么处理的?“,我也没打算理欧阳奋斗,因为在我看来谁对谁错那不是技术层面的,而是商务层面的。


“每家付一笔接口集成费,一万一家。私下给,不要通过马主任”,猪刚烈慢悠悠的倒出他所谓的锦囊妙计。


“艹,就这么会儿花了老子三万块钱?“,我急了,大家要知道屁大的老板和砂锅大的老板也许其他气质都不一

样,但是用了他们的钱都是会急眼的。大神也不例外,区别在于谁会表露谁不会表露出来。


“滚你的。这三万不花,你那二十万就永远别想收回来。就算前面他们的话我找我同学压住了,他们后面还会有问题提出来,拖你个一年两年。你以为做项目赚钱真的只能独占吗?你不给别人赚点,大家都会来咬你,这是本能别怪别人无耻“,猪刚烈当着欧阳奋斗的面对我猛烈的进行了教育。


欧阳奋斗长大了嘴看着我们俩,我认为打死他也不会理解猪刚烈的举动。


六、花絮2


又过了十天,接口对接会议马主任再次召集。马主任告诉我,这次必须把问题解决,把时间点确定下来。


我很挫的点点头。


浑厚嗓音这回带头发言,据这厮称,他们回家后和我方开发人员一起共同研究和优化了接口,终于解决了上次会议中的若干细节,并调通了接口;同时他们对自身也做了检讨,表示各方没有协调好,以后一定额外的为客户考虑,加强责任心。


我私下表示,他们四家开发商根本没有找我或者欧阳奋斗“共同研究”过啥。


会议的结果让马主任张大了嘴。


七、花絮3


阿岛突然电话联系我,说过几天要找我谈谈。


“啥事情啊”,我不解。


“你自己心里清楚”,阿岛挂了电话。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