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的程序员(四十九):卞工篇2:职业转折点

来源:失业的程序员                                                                                                                      作者:沈逸



根据比例,大约25个程序员中会有21个人经历过辞职、跳槽、被开除、被劝退。这21个人当中会有18个左右离职是自身原因,这18个当中会有15个左右是因为经济原因,这15个当中会有16个第一次跳槽时没有女朋友。

我是这第16个。

我离开我第一家公司时没人知道原因,当我提交辞职报告时项目经理都疯了。

“干的好好的干啥辞职”,项目经理当场想撕了我的辞职报告。

“我觉得我不适合我们单位”,我这个辞职原因和男的甩女的或者女的甩男的时说出的“我感觉我们不合适”一样的效果

“放你m的p”,我清楚的看到项目经理身体都颤抖了。


(一)    项目经理是我辞职的主要因素

“能干“是我转正后在公司所有人对我的评价,我在公司一年换了有三个项目组,每到一个项目组都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该组的烂尾项目被我通过“疯狗般“的加班搞定了。

程序员最不受待见的时候是“不能干“,当你”能干”的时候是最苦逼的。

而我疯狗般的能干成为了公司抢手货,每个项目组的项目经理都来抢我。我最后一任项目经理是以200%的绩效奖金把我争取过来的。

公司里有个奇怪的传统是这样的:

1、  每个项目组除了固定的技术人员外可以在公司内部寻找“外援“

2、  所谓“外援“是指公司里有一批像我这样的并不跟着实际项目走的技术人员。有人戏称我这样的人是“小姐制”程序员。既:先谈价钱,然后到一个项目组开发完一个项目,拿了奖金,然后走人。

3、  这个传统导致了一个领导也不干涉的现象:当某项目组的项目经理因为工期紧要求增加人手时,我这类“小姐制”人员可以和项目经理谈绩效奖金,如果太低我可以拒绝。

4、  我们这类“小姐制”人员大约有十个人左右,我们的直属领导是部门经理。部门经理从来不给我们分配工作,除了我们的固定工资,绩效奖金全捏在我们参与各个组的项目经理手中。

5、  如果我们一个月都没被各个项目组召唤(也就是没“揽到客人”),那我们这个月没奖金

6、  不知道老板“是不是脑残”想出了这么一个招数。

7、  我表示我是“小姐制”人员中“包银”最高的技术人员,诺~~,我的现任项目经理在一次项目会议上向我开出了绩效200%,硬生生把我从另外一个项目组拉了过来。

8、  我本来所在的项目组经理差点和我的“新客人“当场翻脸


很快,我辞职的原因浮现出来:季度奖,我的项目经理没有实现他的200%绩效。当然最终原因我也理解,因为这个项目最后因为各种坑娘的原因没收到尾款,项目组整体奖金被扣了,项目经理还是咬牙给了我同组最高的绩效奖金。

只不过我认为:你答应了200%就应该是200%,我不管你自己有没有吃饱。

据我后来所谓的大佬(叔)说:这是一种胸怀,不能够换位思考就做不了老大。我认了,反正我也没想做什么老大。千年老二其实是最舒服和性价比最高的岗位。

于是,理所当然的出现了上面一幕。


(二)    女朋友是我辞职的另外一个原因

我有个很犀利的舍友说过一句话:世界上没有丑男人,只有没有魅力的男人。

在我听到他那句话前一直以为“世界上是有丑男人的“,譬如我。

我人生第一个女朋友是在我的单位找到的,岗位是:美工。

据说软件公司的美工好比医院的护士,往往医生最空虚的时候会想起护士,同样道理:程序员加班最空虚的时候会想到美工。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大家一定不会相信,我还是被倒追的。

“因为你有个性“,美工MM的回答我始终不相信。当然若干年后刘纯洁的出现我才彻底相信原来:“护士喜欢医生真的不是偶然的”。

“我没房”,我首先暴露了我的弱项,我知道,作为一个路过家门口都不一定能进得去的程序员如果连房都没有,几乎没有MM会看上你,所以我必须最早把弱点暴露出来,省的以后说我是“骗子”。

“我家有。。。。“,美工MM说这句话是充满了真诚。

后来我下了一个结论:穷家女情愿在宝马里哭所以没有眼光,而富家女眼光是最长远的。我承认,这个结论影响了我最后真正走上婚姻的“殿堂“。

于是,我和这位美工MM的办公室恋情持续了大约八个月左右。


“你必须买房”,这是来自能代表我国大部分丈母娘的声音。

我沉默,我计算了一下,目前的收入离开我买房还差至少十年。

女朋友哭,她表示“无奈“,说到这里我又下了一个结论:富家女虽然眼光好,但是她在家里做的决定能产生的有效率是极低极低的。

“我们买也可以,但是必须做财产公证“,丈母娘为什么被称为“穷女婿”杀手,我想就是这个原因。

我的自尊心告诉我:程序员可杀不可辱,我大脑里的传统观念告诉我,只有上门女婿才会做财产公证。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也就知道了。

为什么很多单位都反对“办公室恋情”,总结如下:

1、如果终成眷属,不要以为是好事,万一将来有一方跳槽,那另外一方必定跟着一起走

2、如果不终成眷属,那么必然有一方要提前走人。


我前女友告诉我:她不想离开公司。

那只有我走人了。


(三)    来自诱惑的因素

马云说过,员工辞职只有两个原因:干的不爽或者钱太少。

项目经理和(前)女朋友是我“干的不爽”的主要原因,当然我知道这里面的不爽也有我自身的原因。可是钱太少就基本和我无关了。

我第一家公司是一家中型软件公司,几百个人的规模导致内部有个情况:那就是等级制度很森严。公司规定:工龄少于五年的员工,工资一律不得高于5000。绩效奖金可以灵活。

当外部有“橄榄枝”向我招手时,我心动了。

这个人就是后来和我产生类似于“杀父仇人”的猪刚烈。

那个年头是用工荒年代,IT行业井喷。各个企业或政府机构开始大规模采用信息化进行日常工作和业务流程的建设。于是各大软件公司拔地而起,有很多小企业几乎只需一年时间就能完成原始积累,从100万的销售做到1000万的销售几乎不需要太久。这个现象所带来的问题是程序员大规模紧缺,于是各大IT技能培训机构趁势而起,大家想想“北大青鸟吧”,所以说,一个行业的崛起绝对是和时势背景息息相关,你如果硬要无中生有创造出一个行业出来,要么你是神经病要么你就是伟人。

猪刚烈牛逼的地方在于他竟然敢赤裸裸的去公司挖人。

这厮在业内弄了一个所谓的“公司产品交流会”,乍一看以为是为了交流,其实有个用途就是挖人,因为市内很多公司都会派技术代表前往交流,各个公司很精都想从这种交流会中获取一些其他公司的经验和技巧。殊不知,“赌徒和庄家斗,赢的永远是庄家”。就这样,猪刚烈完成了:抄袭其他公司经验+挖人+项目外包的整个过程。

我和其中一个所谓的大叔就是这样被招进猪刚烈公司的。(这位大叔就是后来的“叔”,只不过他进公司直接就是项目组长,原因很简单:他工作经验比我多两年半)。

“你工资多少现在”,猪刚烈挖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谈钱”,这已经显示了该厮身上没有任何“感情”的因素。

“朱总,有何贵干?”,我警觉,因为我的传统观念告诉我不能轻易背叛我的公司,更别说后来干私活了,在我眼里那简直就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问问吗,看我们是否还有其他合作的空间”,猪刚烈非常委婉的直接。

“5000”,我把我们部门经理的基本工资报了出来。

“6000,到我公司来如何?”,猪刚烈的人格魅力有两点,1、是直接并且非常果断,2、是他在公司能说了算。大家其实有时候不要怪自己的领导扭扭捏捏,加个工资要啰嗦半天,实际上在我国除了老板,其他老二、老三虽然也叫“XX总”,但是能说了算的尤其是在人力资源或财务上能说了算的绝对是少之又少。

我的人生很平淡,目前为止让我心跳加快的就两件事,第一件是我女朋友向我表白,第二件就是这个“6000”,而且是很果断的6000.


第二天,我动心了。给猪刚烈打了电话,过程总结为有两点:

1、  接电话的是猪刚烈的助手,告诉我如果答应的话需要在一个星期后来上班

2、  编入公司核心开发组,项目经理也是新来的(大家懂)



(四)    “失业的程序员”团队初现

半个月后我离开我第一家工作的单位。公司没有任何挽留,我也没有表示更多的留恋。更没有某些文章或电视中说到的“大家抱头想泣,互相祝福的场景”。

和我同进公司的项目经理姓沈,这里我不多解释了,大家知道是谁。

为什么他能做项目经理?原因有几个:

1、  公司新开的一个项目就是这位项目经理在原来公司开发过的。

2、  年纪比我大。(好吧,这是我的硬伤,我认了)

3、  后来我才发现,技术有经验并不是这位项目经理胜任的主要原因。而是这个项目所涉及的用户圈他都认识,一旦项目重新包装进入市场,用户有较大的信任度,并且不需要磨合。

我其实到离开公司都没有做成项目经理,充其量也就是技术经理,该称号也是“内部自封的”,公司并没有明确的技术经理岗位。

当我后来跟着这位项目经理创业时才明白,一个程序要要想转型、升级,是需要各个方面同时量变才能质变的。这好比电影中,大家看到的牛人“天残脚”,你右腿再大再长,左腿不行那只能称为残疾人。我目测,我国很多程序员都是”残疾人“,离开代码几乎没有任何闪光点,这也是为何有的程序员成长的很快,有的程序员明明有大神的素质却成不了大神,道理实在很明显:因为这个世界是人类的世界,只有机器人世界才只需要抱着代码不放。

当然,这些道理我后来才懂,此时的我?完全不服气。



(五)    花絮

我把后来的“叔”,当时的项目经理取名为:大叔。因为他看起来比我老(虽然没想到几年后,他竟然逆生长,创个业竟然痘痘也没了,白头发都不见了,这让其实是年轻人的我情何以堪)。

我们第一个项目是政府门户网站下的信息审批系统。大家不要笑,虽然此时听到这个系统已经是小菜一碟了,但当时这样的“工作流”系统是很吃香的。

项目介绍如下:

1、  当时的政府门户是一个大工程,大家可不要认为像一个企业门户一样这么随意。

2、  门户分为前台和后台。每个环节都有子系统来管理,于是不同的厂商会瓜分这些子系统

3、  政府门户的信息审批比企业要复杂的多,并不是流程复杂,而是里面的环节有太多的人为因素干扰。程序需要针对不同的人为干扰情况进行不同的“灵活”处理。说人话,就是苦逼一坨的后续无止境修改

4、  该项目原来由大叔所在公司拿下。目前由于猪刚烈的“给力公关”,用户决定重新招标。至于为何重新招标大家懂的(总要有个形式嘛!硬抢像什么样子)

5、  信息审核和信息审批不是同一个概念,请大家百度脑补。

关于大叔的情况:

1、  大叔就是猪刚烈从原来那家“也在做信息审批系统”公司挖过来的。

2、  大叔工资不详。

3、  大叔在原单位是核心开发人员,挖过来后就变成了项目经理

4、  大叔的技术我从来“不想直视”,只不过我后来知道他去用户单位很受待见,偶尔系统出现bug只需大叔出面,基本我们无需改代码

5、  大叔很少和我们扯工作以外的事情

6、  大叔没有女朋友

(六)    花絮2

进入公司的第一次项目会议由猪刚烈主持,之后他就没出现过。

“项目经理大家认识一下,以后项目上的事他说谁干就谁干。”,猪刚烈犀利的眼神扫射了我们一干组员。

我知道,除了我也是新来的,组里很多员工都是老资格,对于新领导不服是很正常的。不过猪刚烈这句“说谁干就谁干“已经可以体现出猪刚烈对这位大叔有着”别具一格“的信任。

猪刚烈离开会议室时留下三个项目要点:

1、  有事直接向新项目经理(大叔)汇报,不要越级发邮件,发了他也不会看

2、  此项目3个月后招标。如果没中标,全组滚蛋。

3、  升职和奖金是留给有能力的人的。公司不需要态度和马屁,只需要能力和赚钱。

4、  工作时间打游戏、谈恋爱、做私活,查到立马开除。


我只记得,第一次开会就被惊吓到了。我估摸着大叔也是一个和猪刚烈有着一样暴烈脾气的领导。(虽然事后我发现,看起来沉默和蔼的领导其实还不如直接暴力粗犷的领导,哈~~~)

大家战战兢兢的低头记笔记。

一场硝烟即将战起~~~~~~



您有什么不同的意见或看法? 欢迎留言共同学习,谢谢。

本文链接:http://www.hihubs.com/article/240

关键字:失业的程序员(四十九):卞工篇2:职业转折点

若无特别注明,文章皆为Hubs'm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