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的程序员(七):梦想和胸襟-正文

来源:失业的程序员                                                                       作者:沈逸


一、正文:招人

由于前天加班太晚,加上失眠并且数羊数的也很辛苦,第二天索性没去办公室。

上网后查收了两封邮件,一份是猪刚烈的,我没急着看。一份是一封求职简历,我立马点了进去,自从我假大空的在招聘网站上发布了一个招聘信息后竟然一直没有收到什么求职简历。

发招聘信息有几个目的,其实不是真的招人,而是通过招聘信息让大家感受到我的公司有多么的宏伟。不过当今的求职者真的很精明,招聘信息写的越美好越是无人问津,浪费了我整整写了一个晚上的假大空神句。

这封简历很特别,求职者名字叫耿嘉俊,男,一年c#开发经验。好犀利的名字,虽然项目经验都及不上卞工的一半一半,不过重要的是他的月薪期望是“管饭”,大家知道像我现在的创业情形,求同存宜是最重要的。

我决定会一会这个管饭哥。一旦瘦高个项目中标了,急招人手那是必须的,与其后面着急忙慌不如现在未雨绸缪。

打了电话通知下午面试,管饭哥欣喜的答应了。我同时通知卞工下午来办公室,卞工要求让他做一次面试官过过瘾,让我在后方围观,我应了。


为了体现我们公司周日还有人加班业务还很繁忙,我特意到我办公室隔壁的婚庆公司临时借调了一个司仪哥,要求是:管饭哥进来面试时,司仪哥要在旁满头大汗的敲代码或接电话;条件是下次他们婚庆现场我或者卞工要去免费帮忙。

卞工仿佛有点紧张,这次是他第一次带有主人翁角度的面试别人,我在一旁给他打气。

卞工问等下他以什么身份出现?我说那就技术总监吧,我和司仪哥分别充当下手,如果管饭哥问起老板,就说不在。

【作者插话:作者亲身经历过一些面试过程,很多小公司面试时老板会假装路人甲在面试官旁边很搞笑的插话;大家如果求职面试时一定不要忽略面试周围看起来不着调的路人,很可能他就是最终的ROSHAN】

下午三点,管饭哥如约而至。

我假装是卞工的助理,并且帮管饭哥到了杯水,管饭哥非常有礼貌,用双手接过了水杯。

瞅了一眼卞工,他正坐在我的廉价老板转椅上,背对着我们,我汗毛直竖。

“卞总” 我只能接着演戏。

“。。。”卞工毫无反应。

“卞总。。。”

“。。。”依然无反应。

你大爷~~。

“卞总,面试的人到了”我只能加强了声带。

影帝卞工终于慢慢的把转椅转了过来。

这阵势果然有威慑力,管饭哥的表情瞬间体现了他要有多紧张就有多紧张。


“这是我们的技术总监,卞总”我快速给管饭哥介绍,介绍完我打算去边上狂吐一下。

管饭哥一个跨步上去,从包里拿出简历,虔诚的坐在卞总对面,我开始在旁边围观,司仪哥也很入角色,在我边上大力的敲打着键盘,时不时的手机还响那么一下,我不禁感叹专业的就是专业的。

卞工开始与管饭哥交流。我一开始以为卞工会常规的问一下技术问题,然后你问我答如此简单的过程,因为换我估计也就是这样,前三个问题管饭哥要是答不出,基本上我就要开始上厕所或者接电话了。

然而接下来的过程却很让我惊讶。

首先是管饭哥确实有点技术含量,一般一年开发经验很少能对大型web的架构的实战有太多心得,尤其管饭哥在数据库设计的思路上讲的很有至少3年经验的范,看来此人我得咬咬牙招了。

其次是卞工谈他对IT行业的看法,对公司业务的长远规划,对程序员发展瓶颈问题的解决,更甚的是卞工阐述了他对公司的未来愿景,那就是要在本地成为数一数二的行业软件领导者。我很惊讶这些我从来都没想到过,自从成立公司以来,我一直沉迷在接业务、收款、应酬、学姐之间奔波,时而感到很迷茫甚至有时都产生过放弃的念头,所以这些愿景压根没在我大脑中停留很久;同时我再一次惊叹一年前还是纯技术人员的小屁孩卞工似乎突然间成熟了很多,连口才都变的如此“领导了”。

我、司仪哥、管饭哥听得很入神,卞工丝毫不出戏,神一般的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别致的课。

。。。。。。。

。。。。。。

面试完毕。司仪哥拍拍我的肩膀,说我老板很不错,建议我好好跟着他干,一定能干出成绩。我一拳把司仪哥锤出了门外。

卞工恢复往常的傻呆囧,问我刚才怎么样。我很淡定的说还可以,管饭哥应该留下来,容我问一下学姐后就可以通知他上班。

“为啥要问一下学姐?”卞工表情很复杂。

“呃。。。”我表示我说多了。

“哎,少年。。。”卞工摇着头走出了门外。

我坐到我的廉价老板椅上,有点沉思。

卞工,自从跟我从猪刚烈那辞职后,一直默默无闻的跟着我,老实话他的工资比“管饭”稍好一点,我有时也会担心卞工会突然离开我,因为换我是卞工也会无比迷茫和看不到光景。我唯一能做的是加大对卞工的爱,加强我的努力程度,但我知道这些都是苍白无力的前戏。

我一直以为卞工和我一样的迷茫,然而今天我改观了。卞工是一个普通的、水平算不上高的程序员,然而他却有一个不普通的、境界很高的梦想,所以他愿意在梦想实现之前做普普通通的事,所以他不迷茫,所以他很乐观开朗;而这一点是我要努力学习的地方。

晚上回家吃饭,我吃了两碗米饭,想吃第三碗时被家人拦住了,他们以为我疯了。

其实不是疯了,是我猛然间开朗了。

我想到一句话:不平凡的事都是由许许多多平凡的事积累出来。我认为人的一生最多只能做一到两件不平凡的事。想做三件以上不平凡的事的人,我们称之为“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


二、正文:猪刚烈的晚餐

在家吃过晚饭,我想起了猪刚烈的邮件,打开之,是猪刚烈收到我的求助邮件后,回复了一些对瘦高个项目的一些看法。

我几乎用拜读的状态看完了猪刚烈的邮件,不禁感叹姜还是老的辣,同时我发现能成为你过往敌人的人往往都能成为我们的老师。至于内容我会在接下来正式投标时描述。

因为猪刚烈建议明天一起共进晚餐。

我认为不管攘外还是安内必先果腹。

当然其实我还有其他目的。

。。。。。。。

第二天我与猪刚烈通了个电话约定了晚餐地点,不过我没告诉他我会带着卞工前往,同时我通知了卞工,同样我没告诉他是去赴8个月前要开除他的罪魁祸首—-猪刚烈的晚宴。

我突然觉得猪刚烈已经不是那么的可恨,隐隐约约的觉得他会成为我们未来之路的强有力伙伴,而消除隔阂和误会是我这个所谓的管理者角色首先要做的事。

人脉资源怎么积累?以前也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我认为人脉的挖掘首先要从你的敌人开始(这个和保险或传销相反,它们都是从你的亲戚朋友开始),敌人是你最宝贵的财富。而能做到这些的前提是必须你有广阔的胸襟。所以我希望卞工也能知道这点。

。。。。。。

我们三个人很快在一家饭店聚首。

卞工首先意识到猪刚烈是今天的Food Master。

卞工竟然不自觉地发出了“cao”这样的发音。

我知道卞工瞬间秀逗了。

猪刚烈毕竟较为稳重,没有发出岛国的用语发音。不过从脸部表情看似很尴尬。

为了不冷场,我立马像主人一样招呼大家坐下。

卞工只又“cao”了一遍后,还算给我面子,安静的坐下了。

猪刚烈点餐,我特意要了一份白酒调解气氛。点的时候点错了,没看年份,我以前对酒没啥研究,没想到就差几年价格差如此的远。猪刚烈看了酒单后,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岛国用语的发音。

卞工偷偷表示很解气。

冷场了仅10分钟,酒精发挥了作用。借着酒精我把猪刚烈再一次隆重的介绍给了卞工,希望他对猪刚烈有更高更长远角度的认识。

也许是纯酒精作用,也许是我一番关于胸襟的演讲、程序员肚里能开公交之类的胡扯高论、也许是卞工真的成熟了。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卞工终于主动和猪刚烈握了手,猪刚烈也表示他当时的决定是不成熟的错误的脑残的幼稚的傻X的。

我欣慰的笑了,也许接下来猪刚烈要隆重登场了。

饭毕,我又一次拖着烂泥状卞工往回走。

我开玩笑的问卞工今天还要加班吗?因为我很想卞工再一次感动我一下。

卞工迷迷糊糊的回答我:“今天的菜没有上次学姐点的好吃”。

。。。。。

这下轮到我发出“cao”的发音了。

。。。


三、正文:互联网

把卞工送回家,其实只有晚上8点。接到了学姐的电话。

我兴奋的接了。

由于酒精作用,我用手强压胸口防止心脏跳出它应有的范围。

学姐一如既往的淡定,淡定到最基本的寒暄都没有,而是直奔主题。我有点小失望,我大脑中浮现和学姐一起观看最新的哈利波特7(上)的场景已经不下100次了,乃至现在人家电影都下线了。

原来是学姐有个朋友,做有机食品和粮油生意,规模很大,用俗话来解释就是“农场主”,现在想做一个电商平台,把传统行业搬到网上去。学姐首先就推荐了我,要我这几天策划一个电商方案发给她,如果可行,我会以平台开发收费+获得期权的方式进入。

头脑有点乱。

电商我以前接触过,不过不深,但是我很感兴趣,我觉得IT未来的方向必然都可以称作为“互联网”。几年前web2.0概念炒作疯狂的很,又出现了web3.0,不过一直停留在虚幻阶段,要我说什么是3.0,我认为那应该是业务层次的,既是和传统行业的完美结合,像交友、虚拟社区之类的2.0模块必然只会成为一个辅助。


有人会说FaceBook发展的很成功。我想说这只是在国外,在我国衣食住行占据很大比例,人们关心的是上网能得到什么实实在在物质层面的东西。因为时势才能造就真正的平台,当人们对物质的需求有了一定饱和后,才会转向精神层次的东西,他们会觉得只是一味的吃喝拉撒已经不够优雅不够绅士不够man不够淑女了,这样我们很自然的推出一个精神层次平台才能一瞬间造成就一个奇迹。这就是为何2000年以后互联网泡沫的最根本原因,因为还没到时候,不代表东西不行,也许一上来人们会激情四射的偷偷菜,玩个手游,但是肚子饿了填饱肚子才是最关键,于是现在谁还偷菜?这也就是淘宝能迅速占领市场的原因,足见马哥的深谋远虑啊。猪刚烈有句很经典的话我一直记着:创业的高潮也就那么几年,不要说钱是王八蛋,赚不到钱连王八蛋都不如。

当然以上均为我的胡言乱语。

学姐挂完电话,再次激发了我的肾上腺素。卞工醉了,这次轮到我为梦想加班了。

不过学姐这个电话,让我后面的方向发生了很大改变。当然这是后话。

。。。

。。。


四、正文:投诉

我在办公室又是度娘又是谷哥(hk或jp),属于一边学习一边写方案,很不辛几乎一个通宵才写了一半。

我感觉我很菜。

早上本来睡在沙发上的我滚到了地上,醒了过来,这才发现卞工早就在忙活了,听声音好像他在和一个客户激烈的理论着。

等卞工挂完电话,我上前询问。

卞工很委屈。

原来,1个月前我们做了一个UI改造的活。当初交付时对方的IT主管表示很满意。结果一个月后的今天他们老大打电话给他的助理大发雷霆,因为他昨天在国外第一次用别人的电脑点开页面神采奕奕的介绍公司网站时竟然发现是乱码,这个丑出的很大,目前他正在坐飞机回家的途中,他下命令今天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而卞工委屈的原因在于,我们只是负责UI改造,原来的网站用的是硬编码GB2312包括数据库编码,我们没资格去更改人家(该开发商早停止了合作)的代码。据说IT主管被骂的快要去医院挂水了,卞工在电话中被对方老大的助理也劈头痛骂,任凭卞工解释utf8之类的技术术语,对方一律听不懂,言语中差点问候了卞工的父母。


我知道这是个很平常的且是说不清原因的客户投诉,同时我感谢卞工良好的售后素质,从而没有造成双方互相问候父母,因为这里面毕竟还有学姐的关系在里面。

我沉着冷静的思考了一下,同时麻烦脸已经通红的卞工下去帮我买个早饭,我预计再让卞工接对方助理的一个电话,相互问候各自的家人是迟早的事。

果然一会儿电话又响了,我接之。

对方助理果然继续劈头痛骂,完了要我们保证今天在老大下飞机前必须解决问题。

我用比卞工温柔至少10倍的态度应着对方助理,并表示今天下午一定搞定,对方助理这才缓和了很多。

挂了电话,我飞快的转了一下大脑。紧接着给学姐打了电话,很通俗简要的把事情给学姐汇报了一下。

学姐不亏是神一样的支柱,立刻表示她来协调。我立马定心了一大半,大脑中开始浮现学姐在公司里帮我忙前忙后的情景。

卞工买了早饭回来,看我坐在椅子上发呆,表情已经进入梦幻境界。

卞工把买的蛋饼盖在我脸上,说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发花痴。

“我靠”卞工不亏我最懂我的人。

。。。

其实,现在要去更改原有网站的代码那是不可能的了,何况原来网站的开发商早不见了踪影,就算找到也不见到立马会来搞定;更何况免费帮他们改代码对于我来说更加不可能。

我焦急的来来回回在办公室走了好几圈,卞工的眼球跟着我来来回回转了很久。

这时学姐电话响,我赶紧冲过去接。

“对面的张总下午4点到机场,我会开车去接他。”学姐的声音永远带有雅典娜的质感。

“然后呢。。。。”我其实最关注的是怎么解决。

“你们继续做你们的事情,不用理会,到下午三点让小卞给他们助理电话,就说改好了,他们的IT主管我已经协调好了,他到时候会逼真的描述你们认真负责努力修改的场景。”学姐说完挂掉了电话。

我的神啊,果然是最犀利的学姐。

因为,他们老大回到家,用他自己的电脑无论如何打开页面都不会是乱码,原因各位程序员都懂得。其实他的助理也没看出乱码,只不过老大发火助理一定要跟着发火,所以改好了还是没改好只在一念之间。然后必须下午三点给他们电话,是代表改这些页面着实花费了很大精力。

我大脑再一次浮现学姐在公司里帮我忙前忙后的情景。

卞工说我哈喇子都掉下来了。

。。。

。。。

五、花絮

上面的事,对面老大最后还是满意的,说我们售后服务很到位,我知道学姐亲自开车去接占了至少50%的作用。

随后,对面IT主管申请了经费,表示要把网站的程序重写。我大喜,我终于懂得了遇任何事都淡定的好处。

猪刚烈给我打了个电话,表示想入股我的公司。我大喜,但是我很淡定的表示我和卞工先商量一下再说。

我请示了学姐后,给耿嘉俊(管饭哥)打了电话,通知他来上班,对方很欣喜的答应了。我很看好这个心态不错技术也不错的小伙子。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第一章中的女组员么?她已经完成了伟大的生BB工作。她开玩笑的给我发短信,问她何时能回公司上班。


您有什么不同的意见或看法? 欢迎留言共同学习,谢谢。

本文链接:http://www.hihubs.com/article/54

关键字:失业的程序员(七):梦想和胸襟-正文

若无特别注明,文章皆为Hubs'm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