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的程序员(十一):焉知非福(上)

来源:失业的程序员                                                                       作者:沈逸


因为今天上午有3个网友给我发邮件,提出了几个问题,很严峻,所以耽误了。

1、网友A:建议我把创业中做到的项目把代码贴到系列文章去。—我汗

2、网友B:代替我写了一篇学姐、卞工和耿工之间的三角恋文章,要求我放到文章中—-我飙汗不止

3、网友c:建议我每篇完后,放下一集预告。— 好吧,这点真的能满足 ,谢谢大家的支持。

申明:由于最近网上文章盗版很厉害,很多网站把我的文章转载过去后,改的面目全非,所以建议大家支持正版,可以在本站观看,也可以于我在csdn和博客园转发的地址观看,其他未注明来源地址的均为盗版,很可能与原文内容不符。

由于本站刚开一个多月,可能百度没有完全收录。如果要在百度搜索的话,可以搜索”程序员在囧途” 这个关键字。


以下是正文部分:

(一)耿工

一周后。

连续两天耿工都没来上班。

我瞅瞅卞工,卞工茫然的回瞅我。

“耿工向你请假了?”卞工带有一丝醋意的问我。

怎么可能,你才是他的直接领导”我立刻撇清我和耿工还未正式发生的越级从属关系。

“哦”卞工拿起手机开始翻查耿工的号码。

一阵猛拨打。

无人应。

再拨。

接电话的是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卞工惊了一跳,以为打错了,火急火燎的想挂断电话,这时电话那头说话了。

“你是嘉俊的同事吗?我是他妈妈,我跟你说一下,嘉俊已经在我的公司上班了。如果你们那需要办什么离职手续我到时候派人过来处理,谢谢这段时间你们对嘉俊的照顾。”


电话那头响起了忙音。

卞工仿佛了吃一块还没被闷透的山芋,瞬间噎在了那儿。

小耿到底是神马情况”卞工终于开始怀疑耿工的真实身份,在这之前卞工一直以为耿工是他一样的同病相怜的码农加屌丝,他甚至曾想向我开口帮耿工提加薪。卞工有句名言叫做“一日夫妻百日恩,一日下属百日爱,一日领导千日恨,一日兄弟一箱酒“,作为做了多日卞工下属的耿工,他自然是关爱有加。


我实在太赞叹卞工的文艺范儿,有一次我问卞工,假设生活在最底层只会写写代码的程序员叫做屌丝,那么又文艺又会写代码的程序员叫什么?

卞工告诉我,那是被生活压迫到一定程度后的屌丝产生了质变才会产生文艺范儿,这种情况应该把屌丝反过来读才对。我顿时茅塞顿开,终于长见识了。

这时我突然想起耿工前段时间被我偶然发现的奔驰事件,由于这阶段忙于投标和处理文哥网站建设的事情竟然给忘记了。

一顿被形容为“和盘托出”叙述句涌向卞工。

卞工呆了,这厮的表情仿佛发现昨天和他一起滚战壕打枪的战友在第二天发现原来他是一个将军,还是一个整天被他洗脑的将军。


我觉得我们还是去当面问问小耿吧,我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而且小耿不是这样一个不辞而别的人”卞工对耿工心中有苦衷很确定,他决定救耿工与水火之中。

怎么找,你还打算和他母亲进行二次通话?”我断然拒绝了卞工,我认为再打下去就不是耿工的妈妈接电话了,很可能换成他家保姆来接或者他家“保镖”直接上门收拾行李。

也是啊”卞工一脸茫然。


这时,卞工打开QQ,发现耿工的离线头像在闪动。

我去上厕所,我认为耿工的QQ留言一定是在他“被绑架前”留下的“最后遗言”,估计应该是“感谢卞总和哥多天来对他的照顾,恩情他只能来世再报”之类的影视剧台词。


对于我,其实已经有点心理准备了。从上次的奔驰事件我就能猜出耿工一定是富二代,从他妈刚才的电话来看,必定是家人极其反对这位太子爷竟然到一个鹌鹑蛋大小的软件公司从事码农工作,这太不靠谱了。富二代家庭但凡是真材实料的家长,必定希望自己的子女将来能继承他们的财富,把他们的产业发扬光大。把家产全部捐献那是在米国才会发生的事,怕自己子女不争气败家而把自己辛苦一生打拼出来的家业拱手给“外星人”管理那是在穿越剧才会发生的事情。所以耿工必定是被家里人强迫压进了“家族公司”。


我理解耿工的母皇的做法。但只是可惜了一位很具有商务发展潜质的程序员。

从厕所出来,我特意照了照镜子看看有没有流鼻血。我发现我只要是一受刺激就会流鼻血,不过幸好这回真的没有。

“小耿怎么说?含泪跟我们告别了?”我一边回到座位上一边问耿工,我正在盘算赶紧要招个人进来。

“哈哈,你猜错了,小耿说最多一周就回来上班,让我们别把他的位置给收拾了。”卞工很兴奋,眉飞色舞的跟我讲述这一个“天大的喜讯”,其表情不亚于我邻居一个老头老来得子的兴奋程度。


“啥?”这真让我差点流了鼻血,我以为我听错了,快步走到卞工电脑面前。果然,耿工的离线留言异常的飘逸,“各位亲,因家中急事,一周后即回。勿怪、勿挂、勿迷。”。

看来又是一个文艺青年要诞生在我们这个地球了。


我回到座位,卞工如释重负的开始大力敲打键盘。我突然感觉到卞工或者说其实我也有的一种内心深处的感觉,那就是“孤独”。其实我认为程序员是所有行业中最能抗压和抗穷的职业人群,也只有程序员能在前期创业阶段明知前方是万丈悬崖依然选择蒙眼猛进,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但程序员们创业初期最怕的不是暂时性的入不敷出,而是团队成员的各种原因的“被离去”,这种始于外界因素或者压力造成的队友离去,会给团队其他成员造成一种极强的“虚空感”,同时这种虚空感在最原始团队成员中最能体现出来


我很多时候也在想卞工是否会哪天突然离我而去,但我始终认为这时我的胡乱猜想。虽然此时我并不知道这个神猜想竟然会在一年后成为现实,当然这是后话。


(二)、学姐的航班


瘦高个的投标结果依然没有任何下文,我心里预计该标的差不多没戏了。我没打算电话问瘦高个。没戏就没戏吧,我觉得既然我选择了创业就要有充分的抗压能力,要能承受得住成功带来的高度喜悦感也要能承受得住失败带来的心脑血管”硬化”感。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把失败真的当成了失败。


不过我弱弱的说,这个“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