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的程序员(十六):技术和商务的结合

来源:失业的程序员                                                                     作者:沈逸


前戏

1、不好意思,今天晚更了。

2、端午节免不了走亲访友,这几天粽子着实吃撑了,陪客户猫尿也没少灌。

3、最近发现几个关爱我至深的长辈 身体情况明显不如以前。我有点小小的感伤,岁月不饶人,也许总有一天我们也会老态龙钟的敲着键盘。

4、有人说我们应该“乘年轻多享受生活”,最近我不是很认同,我觉得应该趁现在多陪陪家人,很多事情都可以放到80岁以后做,而陪伴家人只能在现在做。

5、失业的程序员 主题系列t恤会在7月份设计开印,8月份会拿出一部分送给本站热心粉丝。具体送出标准会根据注册用户发文、评论的数量来评判。

6、如果大家有好的t恤图案设计素材,欢迎提供。我们会优先送奖品给你们哦~~~

7、小小的剧透一下,学姐会在后面几章正式回归,敬请期待。真实情况中,学姐应该也是在这个时候回归的。

8、最后再一次祝大家 端午节快乐。

本章文前热身主题曲,强烈建议听完后开始阅读本章。本次主题曲并非背景音乐,而是章前热身音乐,会达到最佳阅读效果。


正文部分

(一)成功与失败的哲理

我经常喜欢自己对着自己总结人生哲理,往往总结完“真理”后发现和现实还真有那么一点相符,但却总是跟不上现实的变化。

对于创业的程序员来说最渴望无非是事业的成功了。我曾不断的思考何为成功的定义?后来我发现,要真正明白成功是什么那么首先要了解失败是什么,了解了失败你才能不断的舍弃失败并从失败中抽取有用的信息和经验,当你的失败舍弃的差不多了,那么剩下的自然就是成功。所以换个角度来思考我们的程序人生,创业其实就是一种不断取舍的过程,舍失取精的逐步升华。

讲到成功与失败,那么不得不再分析一下人的两种状态。人的一生中几乎有1/3的时间是用来睡觉的。有专家做过统计:譬如一个人活到60岁,那么他平均有20年在睡梦中度过。也就是说你大概只有40年的时间来创造事业、发现人生意义和印证人生真谛。而这40年当中你又必须花费1/3的时间用来经历一些与事业无直接关联的生活必须场景,那么真正你能用来创业的时间其实也就那20年。

有专家教导我们:我们应该在醒着的时候多努力,因为成功不会在你睡梦中产生。我给这句话做了拓展:我们在应该在醒着的时候学会总结失败的教训,在睡着的时候享受成功的喜悦。这样你才能不被失败打击的太惨,也不会被成功冲昏了头,虽然大部分人是反其道而行之的。

李青春灌装可乐飙出来的酸性喷雾打断了我的意淫。

我以前听说可乐除了食用竟然还有工业效用,那就是可以漂洗马桶,吓得我打那以后不敢再染指这种液体。

“哥,来一罐?”李青春慷慨的邀请我一起漂洗胃部。

“不用了,我有这个”我亮明我的茶杯。茶杯中的水是我在火车上接的,我发现火车上的热水在同等大气压强下要比自家烧的开水高那么几度。当水温达到100度临界点时会变成“死水”,什么叫死水?用对比的手法来看就是喝“死水”远不如服用可乐。


请认准失业的程序员16章

这次是我和李青春踏上了去北京的旅程。

赵框煌的项目在猪刚烈的努力下已成定局。同时猪刚烈作为公司商务代表已经通过邮寄合同的方式和对方签订了”卖身合同”,而这回要远赴首都”卖身”的主角是李青春。

我思考了很久,还是打算把李青春派去北京进行驻点开发。

正式去北京的3天前,我把李青春喊到了小办公间。

“青春,有个事和你商量一下”,为了表达亲切感,我省略了李青春的姓前缀。

“哥,你有事直接吩咐好了”李青春爽快和直接的工作风格是我欣赏他的主要原因,他总是让我觉得执行力就围绕在我的身边。曾几何时卞工也保持着这种良好体验,但是现在这种体验被各种卞工体的问号代替了。


“公司有个项目,应客户要求,可能要去北京驻点调研,有可能还要在用户的指导下开发一部分模块”

“没问题,哥。要去多久?”

“最多一周”


其实我心里明白,一周是不可能回得来的,我的预估至少需要一个月或更久,那还是在顺利的情况下。

这个问题我求教了猪刚烈。

“你想派谁去?不要告诉我是卞工?”猪刚烈吐出了心声,他从心底深处还是不怎么喜欢卞工。

“李青春”我打消了猪刚烈心中的顾虑,并同时加强猪刚烈对李青春的人名印象。猪刚烈有个毛病,总是记不住新人的姓名,我以前刚在猪刚烈手下做项目时,猪刚烈经常在不同的客户前把我称作“王工、李工或马工”,只是从来没把我称为“朱工”。

“这个毛头小伙子靠谱吗?别把我这个项目搞砸了”猪刚烈对李青春不是很了解,有质疑还是正常的。

“绝对没问题,他是我亲手培养的,我会在后台全力支持他。只是不知道这次需要去多久?”我向猪刚烈打了一个我心里也没什么底的包票。


我认为一个程序员新人从不靠谱到靠谱只能靠逼、靠鞭笞,更重要的是要咬牙给他们一次机会,否则新人永远只会是新人;而我打算来承担这个手执横鞭给予机会的人。我比较担心的是如果外派时间过长大部分员工都会产生抵触心理。

我对李青春一方面是“鞭笞”,另外一方面是想通过这次外派项目把李青春培养成另一个具备技术独担能力的人员,当然这里面的意味也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估计要一个月。你就告诉他只需要一周,等他去了再慢慢拖嘛”猪刚烈开始向我传授“玩弄员工”大法。

我憋屈的想起以前猪刚烈派我去内蒙出差搞一个项目也是使用了雷同手段。猪刚烈向我灌输诱惑三步曲,即:“任务无比简单、三天即可回到温暖的家、奖金加倍”。当我最后脸色腊黄的回到公司时,已经度过了半年的光景,那年的情人节我是和奶牛一起度过的,苦叉的我极度愤恨的喝了五大碗鲜奶来犒劳自己,导致第二天发了高烧。


“这样不太好吧”我暗示猪刚烈不要忘记曾经也对我犯过同样的“恶行”。

“那怎么办?我去?还是你去?”猪刚烈的疑问句逼着我下了“己所不欲,只能施与青春”的决定。

“哥,一周没问题。我回去准备一下”李青春的天真无邪让我顿生邪恶愧疚感,我感觉又一个纯洁程序员即将被我这样的伪资本家糟蹋了。

卞工听到李青春要被派去北京,一个劲的挽留,他表示愿意代替这么优秀的好苗子李青春去北京“受苦”。

我夹杂着一种自己也无法表达的私心婉拒了卞工,理由是下午我召开了全体员工会议,宣布正式任命卞工为公司首任技术总监。

哪有技术总监亲自驻点开发的呢?

晚上,处于大喜之日的卞工请我们在楼下小饭馆大搓了一顿。期间,猪刚烈因为“家中有急事”临时缺席了,喝的脸通红的卞工给猪刚烈打电话,力求猪刚烈能来赴宴,旁观者的我看得出,猪刚烈应该是婉拒了卞工。

卞工附带程度不轻的醉意告诉我:他感觉猪刚烈才是我真正的知音。

我非常灰常严肃的否认了。

耿工估计也喝醉了,他拿起手机翻出一张不知道什么时候偷拍猪刚烈的一张正面照,卞工顺手拿了过来笑呵呵的把承载着猪刚烈上身伟岸照的手机放在了本应留给猪刚烈的空位置上。

我笑呵呵的看着卞工的行为许久,突然发现卞工的潜意识还没有醉。


(二)项目风险意识

我在李青春上铺睡了一个晚上后,列车终于再次缓缓的带着我们来到了首都北京。

李青春估计第一次出差来到北京,很兴奋,一直用手机拍着照,嘴上大呼“北京,我来啦”。

一路上,我极力和已经兴奋失态的李青春保持着十个拳头的距离。

每当有路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看李青春又看看我时,我立马转头眺望远处,体现我和前面这位风一样的男子毫无瓜葛。

一个小时后,我终于连拖带拉的带着手机内存已经满额负载的李青春来到了赵框煌的办公据点。

缺少了猪刚烈打头阵,赵框煌明显对我们两个来“干实事”的技术人员态度冷淡了许多。


“赵总,我们这次主要来确认一下业务模型,这位叫李青春,是本次项目的主力开发人员,做过好几个大型项目开发。他将会在这里驻点实施和开发”我开始给李青春脸上贴金,并表示这次的“卖身”主要人员是李青春。


“赵总好”李青春竟然给赵框煌鞠了一个躬。

赵框煌紧绷了很久的脸终于笑了笑,看来他被李青春的动作打动了不少。


“沈工,有个问题要和你们说明一下,由于比较急还没来得及和你们朱总讲,你回去跟他汇报吧”赵框煌的开场白让我感到这次的项目一定存在着难以快速调和的矛盾。

李青春惊讶的听到以上一系列他认为是颠倒称呼的台词,迷茫的看了看我。

我用在拥挤无比的火车站被踩了数脚的皮鞋碰了碰李青春,示意他不要大惊小怪。


李青春立刻拿出笔和本子,面对着赵框煌进入了虔诚记录状态。

李青春的情商展现瞬间让我觉得他真是个苗子,来之前我竟然忘了告诉李青春这个项目的复杂人物关系。


“这次项目你们做的是一个主平台,也就是集成各大子系统数据的平台。现在问题是各个子系统已经先于你们存在了,而你们的主平台是后续开发的。所以数据需要从各个子系统中抽取。”赵框煌开始讲述本次项目的难度。

听到这,我天真的以为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可以有两种解决方案:

1、各大子系统厂商提供数据接口,我们主平台来调取。

2、我们提供主平台接收接口,各大子系统厂商来推送。

我常把这种主从平台的联调关系描述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如果一方不愿意打,另一方想挨也没得挨;反过来如果一方不愿挨,另一方想打也打不到。


“这是三家子系统厂商的联系人电话,你们负责和他们沟通一下技术接口的问题吧,我已经跟他们讲过了必须配合你们。等下我还有个会议,你们协调好了尽快进入开发流程”


这时赵框煌的表情有点奇怪,其欲言又止状让我感觉有种说不出的问题。

从赵框煌那里出来,我带着李青春根据猪刚烈的指点,坐着地铁转着城铁唱着歌七绕八绕的来到了一家无比经济实惠的小旅馆。

我交付了一周的住宿押金,其中我预估会和李青春同居两天,直至把难点业务需求确定下来,之后我会在公司和李青春通过远程的方式进行协助开发。


首都的住宿虽然再经济实惠,但也让我的皮夹顿时犹如一周不吃饭的肚子瘪了一个大圈。我不禁感叹:外地项目的高额出差成本正在不断抹杀像我们这种微小型创业者对未来前景无比美好的憧憬。

我坐在床上开始逐个向三大子系统厂商的联系人打电话。

不打不知道,打一打吓一跳。


我首先向各位子系统厂商联系人自报了我们在本次项目中的角色,并表示希望能和他们沟通一下技术接口,于是发生了以下形式的对话。


第一位:简称厂商A

“不好意思,你说什么?要我们推翻系统提供接口?”对方的语气听起来似乎并没有得到赵框煌的指示。

“您听错了,不是推翻系统。是细微的改造一下系统并提供一个数据接口,这样我们可以调用数据纳入到我们主平台中去”我解释系统改造和推翻并不是一码事。

“改造和推翻有什么区别?这么大的工作量你要我们来做还不如把主平台直接给我们做了算了”这番回答直接说明了他们很可能是这次主平台项目的竞争失败者。

我知道,让这位厂商带着委屈的心情干活很难。


第二位:简称厂商B

“我们的系统已经是产品化了,改造系统简直是牵一发动全身。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来完成,希望你们也能体谅一下啊”厂商B并没有厂商A这么强硬,只是比较委婉告诉我们改造系统并非只是一个体力活。

我感觉厂商B说的也有点道理。


第三位:简称厂商C

“嗯、嗯、对,你们的需求很合理,待我们上报总部后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厂商C态度极佳。

接下来是一通关于技术问题的交互性对话。

厂商C蹩脚的技术性术语告诉我这货只是个代理商。


挂完电话。

“哥,不是很顺利?”李青春在边上直勾勾的看着我。

“还行吧,可能还需进一步的协调才行”我此时不敢把压力描绘的太重,我认为作为新人的李青春肯定无法承受。

“哥,你放心回去吧,这里有我”李青春反过来安慰我。

一阵无名的感动袭上心头。


为了节约出差成本,继续协调两天未果后,我给李青春交待了“后事”:留下了三家厂商的联系电话,并嘱咐李青春,这次项目的主体是我们主平台的建设,和三位厂商的沟通与协调可以放在后续完成。因为这在本质上他们配合不配合并不是我们的责任。


李青春不住的点头,我不知道他听懂没有。

我打开电脑,翻查了我们和赵框煌签订的合同。欣喜的发现猪刚烈本次项目合同签订的还是很有技巧的,以收款形式为例:合同签订则必须先支付我们30%的预付款;主平台正式上线则需支付我们40%的余款;整个系统协同正常运行(这里指数据全部上报到主平台后)一个月后支付我们20%的余款;剩下的10%按惯例一年质保期后支付。


我了解猪刚烈一贯的商务作风:也就是说,撇开三家厂商不管,我们怎么地也能收到整个项目70%的款项,剩下的20%那必须要依靠商务协调和软磨硬泡了,最后的10%在猪刚烈看来是可收可不收的。

猪刚烈的项目风险预见性让我顿生钦佩之情。我终于知道猪刚烈原来在公司中这个技术NO.1称号得来是有道理的。


虽然从某个角度来看猪刚烈持有的项目建设心态不是很正,但我认为这其实是一种留有后路的做法,从正常心态来讲我们肯定希望整个项目能顺利建设完毕、把客户伺候的舒舒服服、款项进账把我们腰包填的鼓鼓囊囊。

但事实上并不是所有项目都能顺利收尾,以前我作为一个非常纯洁的程序员时总把情况预估的太理想化,总觉得任何事情都必须做到最好最完美,事实上那是不可能的,当我们既想收钱又想立牌坊时,那么技术和商务就要有机结合,在不违反规则的情况下把我们的损失降到最低点、把责任减少到最低点、把利润实现最大化。

很多人以为利润的最大化就是提高产品价格、降低产品成本,实际上我认为在很多层面这是句很空泛的理论。很多不上台面的项目操作中,利润最大化就是上面猪刚烈这种做法。


这就引发了一个观点:为什么我们需要团队,团队的核心应该是什么?

我认为:一个团队如果技术占了绝对主导,那么你永远收不到全部你应该收到的钱,你会不断亏本直至你最后不得不关门大吉;如果商务占了绝对主导,那么同样你的项目会逐渐变成垃圾项目,你会逐渐失去客户的信任直至你最后依然得关门大吉。所以一个团队的成功必须依赖于技术和商务有机结合,不同的情况下技术和商务的比重永远要在4:6或者6:4之间徘徊。


挥手告别了李青春,我坐上返程的火车。走前我告诉李青春:一个月后在公司等你凯旋而归。

讲完这句话,我发现我失口把真实的出差周期给讲了出来。

“哥,你放心回去吧,我会每天向你汇报项目进展的”李青春不知道有没有听清,充满自信的向我挥手告别。

我带着多丝感动进入了检票口,李青春的身影渐行渐远。

我没想到,这竟然是我和李青春作为同事的最后一次出差。

。。。。。。


(三)一切都是辩证的

回到公司,我假装大受打击的向猪刚烈倒苦水。

猪刚烈回复的很轻松:“你以为钱这么好赚?我告诉你,项目得来的越难,实施起来反而轻松;同样项目得来的越容易,实施风险和成本就越高”。

我表示我又学到了一句哲理,这就是为何创业确实能比打工学到的东西更有辩证性。


这几天公司又进了一位新员工—一个正直芳龄的美工MM,是刚成为了首席技术总监的卞工亲自招募的。

当前两天卞工打电话问我是否可以招一名新员工时,我立即表示他绝对有这种技术层面人员的生杀大权。

因为李青春的临时外派,确实也需要补充一个人员来完成目前手上的几个任务。

卞工心情很好,而我的银行账号很不好。


猪刚烈这阶段的纸螃蟹卖的很成功,我问他接下来怎么做?他告诉我等纸螃蟹卖完后,可以挖掘很多纸XX来进行相同方式的运作。

我又问猪刚烈最近和老板相处的如何?猪刚烈告诉我他炒掉老板是迟早的事。

从心底来讲,我其实很喜欢猪刚烈这种非坐班的合作方式。当然在表面上我反复和猪刚烈强调:早日炒掉老板,咱专心共商大计。

猪刚烈从未正面回复过我这项请求。


(四)体检

这天我正在办公室里满头大汗的进行员工月末业绩考核,我根据以前打工的经历把员工的工资定为了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基本工资,从上到下卞工的工资是最高的;第二部分是月末绩效考核,从上到下依然是卞工最高。而我和猪刚烈分别排倒数第一和第二。

这时卞工踩着风火轮闯进了我的办公间。

“啥事这么急”使用瞬移出现的卞工吓了我一跳。

“你不知道?学姐回来了”卞工惊讶的看着我。

呃。我突然想起了上次学姐告诉我月底会回来一趟。我一算时间大概就是今天。

“你怎么知道?”我惊讶卞工竟然具备了先知的能力。

“学姐给我发了一个短信,我以为你早知道了。你怎么还跟个木头一样杵在这”当了首席CTO的卞工果然有了领导的架势。

我急忙拿起手机一看:没有任何短信来袭的现象。

紧急打电话中。我知道这次我又当了一回后知后觉的傻X。


“别打了,学姐刚才发消息给我,说马上到公司来一趟看望我们”卞工对学姐的行踪了如指掌。

脚底瞬间出了汗。我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卫生间整理衣冠、梳理发型,顺便用漱口水进行口腔漂洗。自从前阶段我去医院体检后,在办公室配备很多辅助必需品。

员工的福利有很多种,除了最最现实的奖金,接下来就是体检。其实单位体检有很多目的,从面上讲是帮助员工检查身体,实际上有很大一部分用于观测哪些员工具备身强体壮的素质,因为凡是有着强壮身体的员工才值得去往更深一步培养,体弱多病的员工一般只能承担辅助工作,更不适合从事领导岗位。我认为对于软件公司高强度的工作已经决定了骨干人员必须具备仅比超人稍弱的身体素质,也就是说我们不能强求员工和超人一样能飞,但其他方面要基本差不多。


而我发现我的身体素质自从进入了跨三奔四的环节后,明显不如以前。

那次体检。

“抽烟很严重?”一个满脸是雀斑的医生问我。

“偶尔抽,不上瘾”我极力掩饰。

雀斑看看我,明显脸上写着“骗子”两个字。

“少抽点烟,时间长了容易得肺部疾病,很多肺癌都是加班抽烟太凶引起的。”雀斑看到我的体检介绍中写了软件公司技术人员,问都不问我断定我必然是超级加班哥。


肺癌这两个字着实吓了我一跳,自认年轻力壮的我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类词汇。

“我看你前面的报告,你身体问题不少。还有高血脂、脂肪肝”雀斑推了推眼镜继续说。

都是久坐加班惹的祸,至于脂肪肝我认为喝酒应酬帮了不少倒忙。

“你这样下去很容易垮掉的,再加上你抽烟这么重,很容易引起心脑血管问题。你知道现在做IT的人猝死的案例吗?”雀斑的话语开始逐步加上了恐怖的气氛。

“请问医生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善吗?”被雀斑这么一说我顿时有点紧张了。

“首先把烟戒了”雀斑的话万句不离香烟。

“那要是戒不了呢?”我表示这个改善手段很难实现。

“那就洗一次牙吧,看你牙齿被烟熏的这么黄”雀斑终于给出了终极方案。

我差点昏死在医生办公室。

当我走出雀斑办公室后才发现雀斑竟然是牙科医生。


(五)花絮之学姐归来

当一切准备就绪后,我坐在办公室静静的等待学姐驾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正当我等得都要产生睡意时,终于听到了有人敲门。

卞工跑去开门,我赶紧在电脑前假装奋力的敲打着键盘装作忙碌状。

不过我透过办公间隔窗中惊讶的发现学姐身后竟然还跟着一个人。

还是个和我有着同样性别的人。

办公室大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我知道这是卞工炒作了气氛。

常听人说山西的醋全国闻名,难道学姐这回想让我一次喝个够?

我没有站起身出去迎接,我非常想知道接下来会上演什么戏份,而这个神秘同类人物到底是什么来头。

未完待续。。。


本文链接:http://www.hihubs.com/article/72

关键字:失业的程序员(十六):技术和商务的结合

若无特别注明,文章皆为Hubs'm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O(∩_∩)O

ToolFK 公众号